四念住-白话文(念住大经)

10、念住大经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俱卢国,名叫迦马沙达马的俱卢国城镇。
  在那里,世尊召唤比丘们:“比丘们!”
  “尊师!”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总说
  “比丘们!这是为了众生的清净、为了愁与悲的超越、为了苦与忧的灭没、为了方法的获得、为了涅盘的作证之无岔路之道,即:四念住,哪四个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住于在身上随观身,热心、正知、有念,能调伏对于世间的贪与忧;住于在受上随观受,热心、正知、有念,能调伏对于世间的贪与忧;住于在心上随观心,热心、正知、有念,能调伏对于世间的贪与忧;住于在法上随观法,热心、正知、有念,能调伏对于世间的贪与忧。
  总说终了。
随观身‧入出息节
  比丘们!比丘怎样住于在身上随观身呢?比丘们!这里,比丘到了林野,或到了树下,或到了空屋,坐下,盘腿后,挺直身体,建立起面前的正念后,他只正念地吸气、只正念地呼气:当吸气长时,他了知:‘我吸气长。’或当呼气长时,他了知:‘我呼气长。’当吸气短时,他了知:‘我吸气短。’或当呼气短时,他了知:‘我呼气短。’他学习:‘感受着一切身,我将吸气。’他学习:‘感受着一切身,我将呼气。’他学习:‘使身行宁静着,我将吸气。’他学习:‘使身行宁静着,我将呼气。’比丘们!犹如熟练的绞车工或绞车工的徒弟,当拉长的时,他了知:‘我拉长的。’当拉短的时,他了知:‘我拉短的。’同样的,比丘们!比丘当吸气长时,他了知:‘我吸气长。’或当呼气长时,他了知:‘我呼气长。’当吸气短时,他了知:‘我吸气短。’或当呼气短时,他了知:‘我呼气短。’他学习:‘感受着一切身,我将吸气。’他学习:‘感受着一切身,我将呼气。’他学习:‘使身行宁静着,我将吸气。’他学习:‘使身行宁静着,我将呼气。’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身上随观身,或住于在外部的身上随观身,或住于在自己的与外部的身上随观身,或住于在身上随观集法,或住于在身上随观消散法,或住于在身上随观集法与消散法,或‘有身体’的念已现起,直到为了智与忆念的程度而住于无依止,他在世间中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在身上随观身。
  入出息节终了。
随观身‧威仪路径(方法)节
  再者,比丘们!比丘当行走时,他了知:‘我行走。’当站立时,他了知:‘我站立。’当坐着时,他了知:‘我坐着。’当躺着时,他了知:‘我躺着。’或者,他如身体的动向而了知。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身上随观身,或住于在外部的身上随观身,或住于在自己的与外部的身上随观身,或住于在身上随观集法,或住于在身上随观消散法,或住于在身上随观集法与消散法,或‘有身体’的念已现起,直到为了智与忆念的程度而住于无依止,他在世间中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在身上随观身。
  威仪路径节终了。
随观身‧正知节
  再者,比丘们!比丘在前进、后退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前视、后视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肢体)曲伸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穿)衣、持钵与大衣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饮、食、嚼、尝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大小便动作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行、住、坐、卧、清醒、语、默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身上随观身,……(中略)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在身上随观身。
  正知节终了。
随观身‧厌拒作意节
  再者,比丘们!比丘观察此身从脚掌底往上,发梢往下,皮肤所包覆充满种种不净的:‘此身有头发、体毛、指甲、牙齿、皮肤、肌肉、筋腱、骨骼、骨髓、肾脏、心脏、肝脏、肋膜、脾脏、肺脏、肠子、肠间膜、胃、粪便、胆汁、痰、脓、血、汗、脂肪、眼泪、油脂、唾液、鼻涕、关节液、尿。’比丘们!犹如两边有(开)口的袋子放置满满的种种谷物,即:山米、红米、绿豆,豌豆,胡麻,白米,有眼的男子倒出它后能观察:‘这些是山米,这些是红米,这些是绿豆,这些是豌豆,这些是胡麻,这些是白米。’同样的,比丘们!比丘观察此身从脚掌底往上,发梢往下,皮肤所包覆充满种种不净的:‘此身有头发、体毛、……(中略)尿。’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身上随观身,……(中略)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在身上随观身。
  厌拒作意节终了。
随观身‧四界作意节
  再者,比丘们!比丘就此如其住立、如其志向、有界之身观察:‘在这身体中有地界、水界、火界、风界。’比丘们!犹如熟练的屠牛夫或屠牛夫的徒弟,杀牛后,一片一片地分解,然后会坐在大的十字路口。同样的,比丘们!比丘就此如其住立、如其动向、有界之身观察:‘在这身体中有地界、水界、火界、风界。’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身上随观身,……(中略)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在身上随观身。
  四界作意节终了。
随观身‧九墓地节
  再者,比丘们!犹如比丘如果看见被舍弃在墓地的遗骸:已死一天、已死二天、已死三天,肿胀、青瘀、生脓烂,他就此身联想:‘此身也有这样的法,将成为这样,未跨越这样。’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身上随观身,……(中略)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在身上随观身。
  再者,比丘们!犹如比丘如果看见被舍弃在墓地的遗骸:被乌鸦、鹰、秃鹰、苍鹭、狗、虎、豹、狐狼、各种生出的虫吞食,他就此身联想:‘此身也有这样的法,将成为这样,未跨越这样。’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身上随观身,……(中略)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在身上随观身。
  再者,比丘们!犹如比丘如果看见被舍弃在墓地的遗骸:有血肉、连着筋的骨锁,……(中略)无肉、沾血、连着筋的骨锁,……(中略)无血肉、连着筋的骨锁,……(中略)骨散乱地离散四处:手骨一处,脚骨一处,脚踝骨一处,小腿骨一处,大腿骨一处,腰骨一处,肋骨一处,脊椎骨一处,肩骨一处,颈骨一处,颚骨一处,齿骨一处,头盖骨一处,他就此身联想:‘此身也有这样的法,将成为这样,未跨越这样。’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身上随观身,……(中略)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在身上随观身。
  再者,比丘们!犹如比丘如果看见被舍弃在墓地的遗骸:类似螺贝颜色的白骨,……(中略)堆过一年的骨头,……(中略)腐烂成粉末的骨头,他就此身联想:‘此身也有这样的法,将成为这样,未跨越这样。’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身上随观身,或住于在外部的身上随观身,或住于在自己的与外部的身上随观身,或住于在身上随观集法,或住于在身上随观消散法,或住于在身上随观集法与消散法,或‘有身体’的念已现起,直到为了智与忆念的程度而住于无依止,他在世间中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在身上随观身。
  九墓地节终了。
  十四随观身终了。
随观受
  又,比丘们!比丘怎样住于在受上随观受呢?比丘们!这里,比丘当感受乐受时,他了知:‘我感受乐受。’当感受苦受时,他了知:‘我感受苦受。’当感受不苦不乐受时,他了知:‘我感受不苦不乐受。’当感受肉体的乐受时,他了知:‘我感受肉体的乐受。’当感受精神的乐受时,他了知:‘我感受精神的乐受。’当感受肉体的苦受时,他了知:‘我感受肉体的苦受。’当感受精神的苦受时,他了知:‘我感受精神的苦受。’当感受肉体的不苦不乐受时,他了知:‘我感受肉体的不苦不乐受。’当感受精神的不苦不乐受时,他了知:‘我感受精神的不苦不乐受。’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受上随观受,或住于在外部的受上随观受,或住于在自己的与外部的受上随观受,或住于在受上随观集法,或住于在受上随观消散法,或住于在受上随观集法与消散法,或‘有受’的念已现起,直到为了智与忆念的程度而住于无依止,他在世间中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在受上随观受。
  随观受终了。
随观心
  又,比丘们!比丘怎样住于在心上随观心呢?比丘们!这里,比丘了知‘有贪的心’为有贪的心,了知‘离贪的心’为离贪的心;了知‘有瞋的心’为有瞋的心,了知‘离瞋的心’为离瞋的心;了知‘有痴的心’为有痴的心,了知‘离痴的心’为离痴的心;了知‘简约的心’为简约的心,了知‘散乱的心’为散乱的心;了知‘广大的心’为广大的心,了知‘不广大的心’为不广大的心;了知‘更上的心’为更上的心,了知‘无更上的心’为无更上的心;了知‘得定的心’为得定的心,了知‘未得定的心’为未得定的心;了知‘已解脱的心’为已解脱的心,了知‘未解脱的心’为未解脱的心。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心上随观心,或住于在外部的心上随观心,或住于在自己的与外部的心上随观心,或住于在心上随观集法,或住于在心上随观消散法,或住于在心上随观集法与消散法,或‘有心’的念已现起,直到为了智与忆念的程度而住于无依止,他在世间中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在心上随观心。
  随观心终了。

随观法‧盖节
  又,比丘们!比丘怎样住于在法上随观法呢?比丘们!这里,比丘对五盖住于在法上随观法。而,比丘们!比丘怎样对五盖住于在法上随观法呢?比丘们!这里,比丘当有自己的欲的意欲时,他了知:‘我有自己的欲的意欲。’当没有自己的欲的意欲时,他了知:‘我没有自己的欲的意欲。’他如其未生起欲的意欲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欲的意欲之舍断而了知,如其已舍断欲的意欲之未来不生起而了知。当有自己的恶意时,他了知:‘我有自己的恶意。’当没有自己的恶意时,他了知:‘我没有自己的恶意。’他如其未生起恶意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恶意之舍断而了知,如其已舍断恶意之未来不生起而了知。当有自己的昏沉睡眠时,他了知:‘我有自己的昏沉睡眠。’当没有自己的昏沉睡眠时,他了知:‘我没有自己的昏沉睡眠。’他如其未生起昏沉睡眠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昏沉睡眠之舍断而了知,如其已舍断昏沉睡眠之未来不生起而了知。当有自己的掉举后悔时,他了知:‘我有自己的掉举后悔。’当没有自己的掉举后悔时,他了知:‘我没有自己的掉举后悔。’他如其未生起掉举后悔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掉举后悔之舍断而了知,如其已舍断掉举后悔之未来不生起而了知。当有自己的疑惑时,他了知:‘我有自己的疑惑。’当没有自己的疑惑时,他了知:‘我没有自己的疑惑。’他如其未生起疑惑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疑惑之舍断而了知,如其已舍断疑惑之未来不生起而了知。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外部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自己的与外部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集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消散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集法与消散法,或‘有法’的念已现起,直到为了智与忆念的程度而住于无依止,他在世间中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对五盖在法上随观法。
  盖节终了。
随观法‧蕴节
  再者,比丘们!比丘对五取蕴住于在法上随观法。而,比丘们!比丘怎样对五取蕴住于在法上随观法呢?这里,比丘(了知):‘像这样是色,像这样是色的集起,像这样是色的灭没;像这样是受,像这样是受的集起,像这样是受的灭没;像这样是想,像这样是想的集起,像这样是想的灭没;像这样是行,像这样是行的集起,像这样是行的灭没;像这样是识,像这样是识的集起,像这样是识的灭没。’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外部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自己的与外部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集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消散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集法与消散法,或‘有法’的念已现起,直到为了智与忆念的程度而住于无依止,他在世间中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对五取蕴在法上随观法。
  蕴节终了。
随观法‧处节
  再者,比丘们!比丘对六内外处住于在法上随观法。而,比丘们!比丘怎样对六内外处住于在法上随观法呢?这里,比丘了知眼,了知色,了知缘于这两者生起的结缚,如其未生起结缚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结缚之舍断而了知,如其已舍断结缚之未来不生起而了知;了知耳,了知声,了知缘于这两者生起的结缚,如其未生起结缚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结缚之舍断而了知,如其已舍断结缚之未来不生起而了知;了知鼻,了知气味,了知缘于这两者生起的结缚,如其未生起结缚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结缚之舍断而了知,如其已舍断结缚之未来不生起而了知;了知舌,了知味道,了知缘于这两者生起的结缚,如其未生起结缚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结缚之舍断而了知,如其已舍断结缚之未来不生起而了知;了知身,了知所触,了知缘于这两者生起的结缚,如其未生起结缚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结缚之舍断而了知,如其已舍断结缚之未来不生起而了知;了知意,了知法,了知缘于这两者生起的结缚,如其未生起结缚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结缚之舍断而了知,如其已舍断结缚之未来不生起而了知。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外部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自己的与外部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集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消散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集法与消散法,或‘有法’的念已现起,直到为了智与忆念的程度而住于无依止,他在世间中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对六内外处在法上随观法。
  处节终了。
随观法‧觉支节
  再者,比丘们!比丘对七觉支住于在法上随观法。而,比丘们!比丘怎样对七觉支住于在法上随观法呢?这里,比丘当自己有念觉支时,了知:‘我有念觉支。’当自己没有念觉支时,了知:‘我没有念觉支。’如其未生起念觉支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念觉支之圆满修习而了知;当自己有择法觉支时,了知:‘我有择法觉支。’当自己没有择法觉支时,了知:‘我没有择法觉支。’如其未生起择法觉支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择法觉支之圆满修习而了知;当自己有精进觉支时,了知:‘我有精进觉支。’当自己没有精进觉支时,了知:‘我没有精进觉支。’如其未生起精进觉支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精进觉支之圆满修习而了知;当自己有喜觉支时,了知:‘我有喜觉支。’当自己没有喜觉支时,了知:‘我没有喜觉支。’如其未生起喜觉支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喜觉支之圆满修习而了知;当自己有轻安觉支时,了知:‘我有轻安觉支。’当自己没有轻安觉支时,了知:‘我没有轻安觉支。’如其未生起轻安觉支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轻安觉支之圆满修习而了知;当自己有定觉支时,了知:‘我有定觉支。’当自己没有定觉支时,了知:‘我没有定觉支。’如其未生起定觉支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定觉支之圆满修习而了知;当自己有舍觉支时,了知:‘我有舍觉支。’当自己没有舍觉支时,了知:‘我没有舍觉支。’如其未生起舍觉支之生起而了知,如其已生起舍觉支之圆满修习而了知。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外部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自己的与外部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集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消散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集法与消散法,或‘有法’的念已现起,直到为了智与忆念的程度而住于无依止,他在世间中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对七觉支在法上随观法。
  觉支节终了。
随观法‧谛节
  再者,比丘们!比丘对四圣谛住于在法上随观法。而,比丘们!比丘怎样对四圣谛住于在法上随观法呢?这里,比丘如实了知:‘这是苦。’如实了知:‘这是苦集。’如实了知:‘这是苦灭。’如实了知:‘这是导向苦灭道迹。’
  初诵品终了。
苦谛的说明
  比丘们!什么是苦圣谛呢?生是苦,老也是苦,死也是苦,愁、悲、苦、忧、绝望也是苦,与不爱的结合是苦,与所爱的别离是苦,所求不得也是苦,总括之,五取蕴是苦。
  而,比丘们!什么是生呢?在种种众生类中,种种众生的生、出生、入(胎)、生起、再生、诸蕴显现、得诸处,比丘们!这被称为生。
  而,比丘们!什么是老?在种种众生类中,种种众生的老、老衰、齿落、发白、皮皱、寿命的衰退、诸根的退化,这被称为老。
  而,比丘们!什么是死?在种种众生类中,种种众生的过世、灭亡、崩解、消失、死亡、寿终、诸蕴的崩解、尸体的舍弃,命根断绝,比丘们!这被称为死。
  而,比丘们!什么是愁?比丘们!凡具备(遭遇)一些不幸、接触一些苦法者会有愁、悲伤、忧愁、内部的愁、内部的悲哀,比丘们!这被称为愁。
  而,比丘们!什么是悲?比丘们!凡具备(遭遇)一些不幸、接触一些苦法者有悲叹、悲泣、悲叹着、悲泣着、悲叹的状态、悲泣的状态,比丘们!这被称为悲。
  而,比丘们!什么是苦?比丘们!凡身体的苦、身体的不合意,身触所生的苦与不合意感受,比丘们!这被称为苦。
  而,比丘们!什么是忧?比丘们!凡心的苦、心的不合意,意触所生的苦与不合意感受,比丘们!这被称为忧。
  而,比丘们!什么是绝望?比丘们!凡具备(遭遇)某些不幸、接触某些苦法者的悲伤、绝望、悲伤的状态、绝望的状态,比丘们!这被称为绝望。
  而,比丘们!什么是与不爱的结合是苦?这里,凡那些是不喜好的、不想要的、不合意的色、声、气味、味道、所触、法,或凡那些是对他乐于无利益、不利、不安乐、不离轭安稳者,与那些一起会合、集合、结合、合一,比丘们!这被称为与不爱的结合是苦。
  而,比丘们!什么是与所爱的别离是苦?这里,凡那些是喜好的、想要的、合意的色、声、气味、味道、所触、法,或凡那些是对他乐于利益、有益、安乐、离轭安稳的母亲、父亲、兄弟、姊妹、朋友、同事、亲族、血亲者,与那些一起不会合、不集合、不结合、不合一,比丘们!这被称为与所爱的别离是苦。
  而,比丘们!什么是所求不得是苦?比丘们!生法的众生生起这样的欲求:‘啊!愿我们没有生法!愿我们的生不来!’但这不以欲求而能得到,这是所求不得是苦。比丘们!老法的众生生起这样的欲求:‘啊!愿我们没有老法!愿我们的老不来!’但这不以欲求而能得到,这是所求不得是苦。比丘们!病法的众生生起这样的欲求:‘啊!愿我们没有病法!愿我们的病不来!’但这不以欲求而能得到,这是所求不得是苦。比丘们!死法的众生生起这样的欲求:‘啊!愿我们没有死法!愿我们的死不来!’但这不以欲求而能得到,这是所求不得是苦。比丘们!愁、悲、苦、忧、绝望法的众生生起这样的欲求:‘啊!愿我们没有愁、悲、苦、忧、绝望法!愿我们的愁、悲、苦、忧、绝望不来!’但这不以欲求而能得到,这是所求不得是苦。
  而,比丘们!什么是总括之,五取蕴是苦?即:色取蕴、受取蕴、想取蕴、行取蕴、识取蕴,比丘们!这被称为总括之,五取蕴是苦。
  比丘们!这被称为苦圣谛。
集谛的说明
  而,比丘们!什么是苦集圣谛?是这导致再生、伴随欢喜与贪、到处欢喜的渴爱,即:欲的渴爱、有的渴爱、虚无的渴爱。
  而,比丘们!这渴爱当生起时,在哪里生起呢?当安住时,在哪里安住呢?凡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
  而,什么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呢?眼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耳是在世间中……(中略)鼻是在世间中……舌是在世间中……身是在世间中……意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色是在世间中……声是在世间中……气味是在世间中……味道是在世间中……所触是在世间中……法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眼识是在世间中……耳识是在世间中……鼻识是在世间中……舌识是在世间中……身识是在世间中……意识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眼触是在世间中……耳触是在世间中……鼻触是在世间中……舌触是在世间中……身触是在世间中……意触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眼触所生受是在世间中……耳触所生受是在世间中……鼻触所生受是在世间中……舌触所生受是在世间中……身触所生受是在世间中……意触所生受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色之想是在世间中……声之想是在世间中……气味之想是在世间中……味道之想是在世间中……所触之想是在世间中……法之想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色之思是在世间中……声之思是在世间中……气味之思是在世间中……味道之思是在世间中……所触之思是在世间中……法之思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色之渴爱是在世间中……声之渴爱是在世间中……气味之渴爱是在世间中……味道之渴爱是在世间中……所触之渴爱是在世间中……法之渴爱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色之寻是在世间中……声之寻是在世间中……气味之寻是在世间中……味道之寻是在世间中……所触之寻是在世间中……法之寻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色之伺是在世间中……声之伺是在世间中……气味之伺是在世间中……味道之伺是在世间中……所触之伺是在世间中……法之伺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生起时,在这里生起,当安住时,在这里安住。
  比丘们!这被称为苦集圣谛。
灭谛的说明
  而,比丘们!什么是苦灭圣谛?就是那渴爱的无余褪去与灭、舍弃、断念、解脱、无依住。
  而,比丘们!这渴爱当被舍断时,在哪里被舍断呢?当被灭时,在哪里被灭呢?凡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被舍断时,在这里被舍断,当被灭时,在这里被灭。
  而,什么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呢?眼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被舍断时,在这里被舍断,当被灭时,在这里被灭;耳是在世间中……(中略)鼻是在世间中……舌是在世间中……身是在世间中……意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被舍断时,在这里被舍断,当被灭时,在这里被灭。色是在世间中……声是在世间中……气味是在世间中……味道是在世间中……所触是在世间中……法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被舍断时,在这里被舍断,当被灭时,在这里被灭。眼识是在世间中……耳识是在世间中……鼻识是在世间中……舌识是在世间中……身识是在世间中……意识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被舍断时,在这里被舍断,当被灭时,在这里被灭。眼触是在世间中……耳触是在世间中……鼻触是在世间中……舌触是在世间中……身触是在世间中……意触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被舍断时,在这里被舍断,当被灭时,在这里被灭。眼触所生受是在世间中……耳触所生受是在世间中……鼻触所生受是在世间中……舌触所生受是在世间中……身触所生受是在世间中……意触所生受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被舍断时,在这里被舍断,当被灭时,在这里被灭。色之想是在世间中……声之想是在世间中……气味之想是在世间中……味道之想是在世间中……所触之想是在世间中……法之想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被舍断时,在这里被舍断,当被灭时,在这里被灭。色之思是在世间中……声之思是在世间中……气味之思是在世间中……味道之思是在世间中……所触之思是在世间中……法之思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被舍断时,在这里被舍断,当被灭时,在这里被灭。色之渴爱是在世间中……声之渴爱是在世间中……气味之渴爱是在世间中……味道之渴爱是在世间中……所触之渴爱是在世间中……法之渴爱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被舍断时,在这里被舍断,当被灭时,在这里被灭。色之寻是在世间中……声之寻是在世间中……气味之寻是在世间中……味道之寻是在世间中……所触之寻是在世间中……法之寻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被舍断时,在这里被舍断,当被灭时,在这里被灭。色之伺是在世间中……声之伺是在世间中……气味之伺是在世间中……味道之伺是在世间中……所触之伺是在世间中……法之伺是在世间中可爱的、令人满意的色,这渴爱当被舍断时,在这里被舍断,当被灭时,在这里被灭。
  比丘们!这被称为苦灭圣谛。
道谛的说明
  而,比丘们!什么是导向苦灭道迹圣谛?就是这八支圣道;即: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而,比丘们!什么是正见?比丘们!苦之智,苦集之智,苦灭之智,导向苦灭道迹之智,比丘们!这被称为正见。
  而,比丘们!什么是正思维?离欲的意向、无恶意的意向、无加害的意向,比丘们!这被称为正思维。
  而,比丘们!什么是正语?戒绝妄语、戒绝离间语、戒绝粗恶语、戒绝杂秽语,比丘们!这被称为正语。
  而,比丘们!什么是正业?戒绝杀生、戒绝未给予而取、戒绝邪淫,比丘们!这被称为正业。
  而,比丘们!什么是正命?比丘们!这里,圣弟子舍断邪命后,以正命营生,比丘们!这被称为正命。
  而,比丘们!什么是正精进?比丘们!这里,比丘为了未生起的恶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为了已生起的恶不善法之舍断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续、不消失、增加、扩大、圆满修习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比丘们!这被称为正精进。
  而,比丘们!什么是正念?比丘们!这里,比丘住于在身上随观身,热心、正知、有念,能调伏对于世间的贪与忧;住于在受上随观受,热心、正知、有念,能调伏对于世间的贪与忧;住于在心上随观心,热心、正知、有念,能调伏对于世间的贪与忧;住于在法上随观法,热心、正知、有念,能调伏对于世间的贪与忧,比丘们!这被称为正念。
  而,比丘们!什么是正定?比丘们!这里,比丘从离欲、离不善法后,进入后住于有寻、有伺,离而生喜、乐的初禅;以寻与伺的平息,自信,一心,进入后住于无寻、无伺,定而生喜、乐的第二禅;以喜的褪去与住于平静,正念、正知,以身体感受乐,进入后住于这圣弟子宣说:‘他是平静、专注、住于乐者’的第三禅;以乐的舍断与苦的舍断,及以之前喜悦与忧的灭没,进入后住于不苦不乐,由平静而正念遍净的第四禅,比丘们!这被称为正定。
  比丘们!这被称为导向苦灭道迹圣谛。
  像这样,或住于在自己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外部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自己的与外部的法上随观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集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消散法,或住于在法上随观集法与消散法,或‘有法’的念已现起,直到为了智与忆念的程度而住于无依止,他在世间中不执取任何事物。比丘们!比丘这样住于对四圣谛在法上随观法。
  谛节终了。
  随观法终了。
  比丘们!如果任何人在这四念住上这么修习七年,二果其中之一果应该可以被预期:当生完全智,或当存在有余依时,为不还者状态。
  比丘们!别说七年,比丘们!如果任何人在这四念住上这么修习六年,……(中略)五年……四年……三年……二年……一年……比丘们!别说一年,比丘们!如果任何人在这四念住上这么修习七个月,二果其中之一果应该可以被预期:当生完全智,或当存在有余依时,为不还者状态。比丘们!别说七个月,比丘们!如果任何人在这四念住上这么修习六个月,……(中略)五个月,……四个月,……三个月,……二个月,……一个月,……半个月,……比丘们!别说半个月,比丘们!如果任何人在这四念住上这么修习七天,二果其中之一果应该可以被预期:当生完全智,或当存在有余依时,为不还者状态。
  当像这样说:‘比丘们!这是为了众生的清净、为了愁与悲的超越、为了苦与忧的灭没、为了方法的获得、为了涅盘的作证之无岔路之道,即:四念住。’时,缘于此而说。”
  这就是世尊所说,那些悦意的比丘欢喜世尊所说。
  念住大经第十终了。
  根本法门品第一终了,其摄颂:
  根本、善自制、法之继承人,恐惧、无秽、希望、衣服,
  削减、正见、念住,无与伦比的最上之品善完成。
萨度,萨度,萨度
依经文修习是正确的、必要的。
只是有部分人哇纵取宠搞些什么原子、粒子、电子那就离四念住的知妄而离妄甚远啦。
佛法修行不搞虚头巴脑的事,
初心修学皆以自身色相上修习而渐次远离诸妄从而使自己脱五蕴束缚得自在解脱。
佛法修行以观心为主为优先,以观身为次为辅,但人的根基不同,入手的法门次序也不同。
  • 8楼 rgdfs
  • 2020-8-2 20:31
引用: laohu465 发表于 2020-8-2 15:48
佛法修行以观心为主为优先,以观身为次为辅,但人的根基不同,入手的法门次序也不同。

大多数初学者还是从身念住开始修习更好,佛在大念住经中也是从身念住开始讲的,身念住只不过是侧重以身体为参照框架同时觉知身心现象的。
以身体为参照框架时如果有了妄想杂念往往更容易知道。
修身念住与修心念住最终达到的目的都一样,殊途同归,说“以观心为主为优先,以观身为次为辅”不是很妥当。
当然人的根基不同,入手的法门次序也可以不同。
:) :( :D :@ :o :P :$ ;P
:L :Q :lol :loveliness: :funk: :curse: :dizzy: :shut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