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果禅师:“念佛是谁”熟透,妄想、业障、世事就生透

来果禅师:“念佛是谁”熟透,妄想、业障、世事就生透

十一月初四日开示(三七第五日)


“生处转熟,熟处转生。”大概世间、出世间法都是这样的。譬如:有人住金山的房屋,你是通通知道的,不但房屋知道,椽子、落地砖你都数得过的,可算熟透了;今天来到高旻,一处也不通,甚么也不晓得,完全是生的;这就是普通的道理,大家可以见到。


高旻虽然是生的,金山是熟的,你能在高旻住一天,当然就会熟一天;初初的人,虽在高旻,心仍然在金山,等到住一年,就会熟一年,二十年、三十年住下来,当然高旻也是熟透了;高旻熟一天,金山生一天;高旻熟一年,金山生一年;三十年高旻熟透了,金山也生透了:这就是普通的恒情。对于我们用功也是如此:“念佛是谁”从无量劫来一向没有见过,又没有做过;打妄想、翻业障到是熟透了,从无量劫到今天,没有丝毫的空档子离开它;妄想里过够了,再翻业障,业障翻够了,再弄一个情爱,情爱弄够了,又到嗔恚里去过过;如此一天到晚,一年到头,这一生又到那一生,这一劫又到那一劫,没有一刻间断,这一切都熟透了。


今天要你们参“念佛是谁”,一点影子也没有,一句“念佛是谁”才提起,妄想马上就把它拉去;亡起命来提一句、二句,心仍然在妄想上。你想要一天到晚不离“念佛是谁”,终归被妄想、业障牵去。这是甚么道理呢?就是妄想、业障熟透了,“念佛是谁”完全生的;如同金山熟高旻生一样的。假若你有妄想也是“念佛是谁”,没有妄想也是“念佛是谁”;翻业障也是“念佛是谁”,不翻业障更是“念佛是谁”;提起来也是“念佛是谁”,提不起也是“念佛是谁”;生也“念佛是谁”,熟也“念佛是谁”;终归不吃饭可以,不睡觉可以,没有“念佛是谁”不可以。今天也是生,明天也是生,久久的当然会熟;乃至一年比一年熟,三十年、二十年决定可以熟透了。“念佛是谁”由生渐渐的转熟,妄想、业障由熟渐渐的转生;“念佛是谁”熟透了,妄想、业障、世事也就生透了。如高旻熟透,金山生透一样。


你们少许有点知识的,我这么一讲,你就会晓得生、熟关系,是不是要苦苦的参究?要久久的参究?参不上,没有其他的病;因为太生,妄想、业障打不开,放不下;要得生转熟,熟转生,当然要将“念佛是谁”苦苦的参,久久终有一天做成功的。工夫用不上,就是“念佛是谁”这一法你不肯彻底相信。为甚么?因为,“念佛是谁”提起来,犹如银山、铁壁一样,教你行,你向那里下脚?不但没得路走,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打开眼睛来看看,又看不到东西;打开耳朵听听,又听不到音声;眼看不到,耳听不到,下脚的地方也没有,教你行,你怎么会行?你不会行,你还相信吗?一定是不相信。


因为无量劫来所走的地方,都是有色可见,有声可闻,有路可走的;今天教你参“念佛是谁”,这个地方与它们不同:看不到,又听不到,脚又没处下,似乎难死人。你以为:一向甚么地方都到过,这个“念佛是谁”的地方没头没尾,无东西南北,无四维上下;不但无人,连我也不可得;这个地方是没有到过,怎教我相信?相信甚么东西?有个东西把我看一看,有个音声把我听一听,是真好的,我才可以相信。譬如有个姑娘,身上穿得红的绿的,面貌好得很,讲起话来声音好听得很,你教我相信,我一定是相信;因为看到红的绿的,听到细软的音声,自己眼见、耳闻当然相信。今天弄个“念佛是谁”,空空洞洞的,甚么也看不到,还教人不得了的相信,真是把人难死了!


如同教你向虚空里跑路一样,不跑,还不得过;要跑,又跑不到;不跑,是逼的不得了,今天也逼,明天也逼,逼得没有办法,把“念佛是谁”提起来,下不得脚,也下它一脚;看不到东西,听不到音声,不管它,就在这个地方向前跑跑看;等到你跑了一脚,似乎有点下脚处;不管它,再跑一步,咦!可以走,久久的,一点一点的向前去,照常可以跑出一个明朗朗的路来。就等于教你向虚空里跑,没处下脚,要逼你走;今天也是逼,明天也是逼,逼得没有办法,一点一点向前去,久久的,虚空里也可以走走;跑惯了,也不以为然;一打滚,翻个身,也就可以听你自由。这是甚么道理呢?没有别的,就是一个生、熟的关系。生的是不动,熟了,甚么都可以做。“念佛是谁”弄熟了,还有用功用不上的道理吗?


参!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 :( :D :@ :o :P :$ ;P
:L :Q :lol :loveliness: :funk: :curse: :dizzy: :shut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