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病」,让我更懂慈悲

感恩「病」,让我更懂慈悲
  我从十三岁开始病,到现在五十多岁,病足四十多年,可说是一位“专业的病人”,出家后曾二度中风、暂时失明,后来更得了肝癌,2015年1月确诊得了肺癌,两次的心情都一样──很突然。
  肺癌造访,再当专业的病人
  患肝癌前,我一直在看医生,当时腹胀,医师说是消化不良,有“风”,所以一直都从这方面去治疗。直到腹部胀到无法坐下,而且愈来愈辛苦,最后吐血了,再去转看另一位医生,证实是肝硬化,后来变成肝癌。确诊当晚,我著实很难过,我从没想过病情会这么严重。幸好我有个习惯,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会让坏的心情持续,通常我会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去选择或决定下一步的方向,怎样面对、怎样处理这个病?
  一夜之后,我决定接受中医治疗。用中医疗法是有风险的,譬如药力稍慢、镇痛力稍弱、甚至能不能治愈?万一肝痛呢?吃止痛药、打止痛针吗?如果几个月后发觉病情没有好转,该怎么办?多想了两步,我马上提醒自己,不要再多顾虑了,先走出第一步吧。
  癌症的再发期通常是五年,我肝癌康复正好五年,但我心里完全没想到会再发癌病。不过,这次的病并非由肝转移到肺,而是原发性肺癌。发现时病情已经不轻,不但左肺有个肿瘤,还扩散到颈部淋巴、心脏附近的淋巴,腰骨、盆骨、肝脏、腹部,两边肺也都有扩散,肺和心脏都有积水。
  病了四十多年,我著重的是病者的尊严。我不怕死,却又不执著求生。我知自己唯一要做的,就是庄严病净土,要活好当下,医好当下。
  我曾两度中风,要重新学走路和洗脸吃饭。接著是肝癌,曾经肝昏迷了二十二小时,生死一线间,现在是肺癌,单单过去十几年要应付这几场大病,说实在话,是需要有道心和心力的。
  专注感受痛,观痛的变化
  由中风到肝病,很长的一段日子我都躺在床上。最初当觉得很痛时,我会哼一段自作的曲子,给自己打气,或在心中默念观音菩萨圣号。寺里的师兄弟用功的方法是修禅,但我根本没办法盘腿而坐。当时我学的是内观,于是就用四念住的观法,每天净心去感受身体接触床、被子、椅子、碗、杯、粥、面、水、药的感受;或者衣物接触身体、皮肤接触空气的感受。我只是单纯地去察觉那种感受,透过感受去觉知感受,让心变得宁静、安稳、敏锐。
  那时肝很痛,那种痛就像被活宰。我曾连续吐血几个小时,断断续续持续吐了一个多月,真是虚弱到极点,我只有觉知肝痛的感受。原来当一个人专注于某个痛点时,是可以感受到痛的变化的。就像肝的痛,会慢慢从痛的原点,像粥煮沸后,粥面上的泡泡不断沸腾、散去,沸腾、散去;有时又像云的涌现、幻化。观著观著,渐渐地痛就减少,有时甚至消失了,这个方法我当时用得最多。
  有一天,我病得很沉重,师兄弟们一直守护在旁,突然间他们发现我的面色大变,赶紧靠拢著我齐心念佛。经过很长的时间,师兄弟们见我的脸色像个死人,便轻唤我名,我稍稍微动手指,示意她们冷静,整个世界就像即时停顿,鸦雀无声。我只是感受著感受,过了约莫一刻钟,我感觉血渐渐有了温度,并且缓缓往上回流,然后慢慢流遍全身。我专注地觉知著,专注地感受,终于逃出了鬼门关。
  这次肺癌,我观想著佛的万道金光从头顶注入体内,直透肺、气管,遍布血管、神经、细胞、淋巴,再观想金光将所有病菌、病毒从脚底带走。这个方法让我觉得身心既清凉又自在,感到佛菩萨在陪我过病关。
  由过去不停生怨,到现在安然接受,积极面对。我知造成生病的原因很多,因为深明因果,每次大病,除了面色差和消瘦之外,我没什么病态。我心想,肝虽然不适,但我其他器官正常呀!不能因为肝脏那几公分,就疏忽了还在努力运作的机能啊!
  这次肺癌,我病得很轻松,就连少许的忧虑、恐惧、难过都没有。人已活过半百了,人世间的很多苦我已捱过,很多乐我亦得过、尝过,佛法我遇上了,“朝闻道,夕死可矣”。我觉得这一生没有遗憾,我爱的人那么多,爱我的人就更多,还有什么放不下呢?唯一放不下的,是在修道上我应该可以更好,但我不强求,只珍惜活好当下。
  2013年,我们到五台山拜见九十多岁的梦参老和尚。老和尚曾做过肠癌手术,当天见他,声如洪钟,他说自己是念文殊菩萨过病关的,大家听了心中都充满力量。之前讲的那位女士是病人,老和尚也是病人,心态不病,生命的素质和结局就迥然不同了。
  我深深体会到:“要死得好,必须先要活得好。”

南无文殊菩萨
南无普贤菩萨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地藏菩萨
南无阿弥陀佛
:) :( :D :@ :o :P :$ ;P
:L :Q :lol :loveliness: :funk: :curse: :dizzy: :shut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