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女色拒淫欲拒邪淫得福报个感应实录

一、医生拒淫
  余杭有一姓陈的大夫。有一穷人病危,给陈大夫治好了,但他并没有要报酬。后来有一次,陈大夫到此家避雨,病者之母要其媳妇与陈伴宿以报医恩。该媳妇唯唯应诺,便于夜深时到陈寝处,并说:“因你救了我丈夫,所以我现在来报答你。这是我家姑的主意。”陈见她年青貌美,亦有一点动心,但随即努力自制,自语说:“不可”。该妇人便更强求之。陈连连说:“不可!不可!”并惟有坐著等待天亮,其后几乎不能自控,又大叫说:“不可二字最难!”一等到天亮便即离去。
  多年后,陈大夫有一个儿子应试赴考。主试官阅卷,弃置他的试卷。忽然听到有声音叫说:“不可”;便挑灯再看,看后又再弃之,又听到连声呼叫:“不可!不可!”最后仍然决意把它放弃时,又听到大叫:“不可二字最难!”连声不停。试官见这情形,便想其中必定有阴德之事,因此取录了他。在开榜后召见他,问其原因;但陈之子亦不知道其中原委。回家后告诉老父经过,陈说:“这是我壮年时的事了,想不到天意给我这个善报(子得科名)”。
  二、医生拒淫天赐官钱
  何澄是一位名医,与他同郡有一位孙先生,病了很久也未痊愈,便邀请何澄去医治他。孙妻私下向何澄说:“我丈夫病了很长时间,为此家中财物已典当及卖光了。我愿意以自身作为你治病的报酬,希望你不要嫌弃”。何澄严肃地拒绝了她,并说:“夫人怎么说这些话,请你安心不要忧虑,我会为你们医治,但请你不要用这种说话污蔑我的人格,兼且亦先污蔑了你自已”。孙先生的妻子惭愧地走开了。
  当晚,何澄梦见一神人带他到一官府。内的主神说:“你行医有功,且不趁人有急难时淫乱人家妇女;我现在奉了天帝之命,赐你官钱五万”。不久之后,东宫太子生病。皇帝下诏书征召何澄入宫为太子医治。何澄只给了一剂药太子便痊愈了,于是便得到丰厚的官钱作为赏赐,数目与梦中所说的相同。
  三、还妾代债添丁及第
  德清的地方有一举人名蔡启传。他四十岁时仍未有儿子;他妻子便用了五十两的私房钱为他买了一妾。该妾来到时,不断低头哭泣。蔡问她为何哭泣,她答说:“我丈夫欠下巨债,因此便迫我来这作妾”。蔡大惊说:“原来是有夫之妇!”便嘱咐妻子明早将妾送还。蔡自已则乘夜去到她的夫家,向她丈夫说:“你为甚么要这样做?怎可以卖掉自己的妻子?”妾的丈夫说:“我欠了巨债,刻不容缓。无可奈何呀!”蔡说:“我会代你还债,并归还你的妻子,卖身之款也不用还给我了。我今晚不会回家,以表明我的心迹”。便在其夫家留宿。次日早上天还未亮,便已看见蔡家的人带那人的妻子回来。夫妻二人悲喜交集,于是不断叩头感激蔡的高尚道义。蔡回家后,次年便得考中科举,妻子也生了儿子。他的后代十分昌盛,富贵也接踵而来。
  四、避色得贵
  松江地方有个姓曹的人去应试赴考。在旅馆中忽然有一妇人进来要与他共宿;曹大惊,急忙走去别的旅馆借宿避开她。行至途中,见有一群人提著灯火喝道而来。这群人行入一古庙中,击鼓升堂。曹便伏在庙前,听到殿上读出新科榜上的名字。当读至第六名时,官员禀告说:“此人近日有失德之行为,已被上天削去科名,现在不知应由何人补上?”当中的神说:“松江姓曹的书生,不淫旅馆内之妇,正气可嘉,就以他的名字补上吧!”曹听到后既惊喜,但又半信半疑。后来开榜时果然是中了第六名。拒色之灵验,有如此者。
  五、拒淫得贵
  希仲是四川人。博览群书之后在一富家中设馆授学。该富人家中有一美妾,自恃才貌兼优,便往学馆中调戏希仲,却被希仲严正地拒绝了。希仲之妻当晚梦见有神来告诉她:“你的丈夫独自一人远处他乡,而能不欺暗室,合当科举高中,以彰显其善行之报。特地先来告知你”。明年,希仲在四川的乡试果然考得第一。由此可知戒淫是世间莫大的功德,上天必定有厚报的。
  六、远色昌后
  太仓的陆公,容貌及体态俊美。明朝天顺三年往南京应试。旅馆的东主有一女,晚上竟然往陆处求与他共宿。陆假装说有病,并与她约于后夜再会。女子走后,陆便作一诗:“风清月白夜窗虚,有女来窥笑读书;欲把琴心通一语,十年前已薄相如”。次日清早便借故离去。是年秋天便得上榜。在此之前,陆公之父梦见郡守送来旗匾鼓吹,匾上题有:“月白风清”四字;其父还以为是自己将要去世之兆,写了一封遗书给陆公。陆公心更惶恐。后来他考到进士,并做官至参政之职。
  七、戒淫天赐状元
  唐臬少年时,有一次在灯下读书,遇到妙龄女子调戏他,把他房间的纸窗戳破,并以不正经的态度窥视他。当时唐臬便把纸窗补回,并题字说:“掏破纸窗容易补,损人阴骘最难修”。自此以后她便再没有甚么异样了。后来有一僧人经过他门前,见门楣上有状元及第之匾,左右有两句似联非联,而且两边各高悬一灯,照著所题的两句。僧人觉得奇怪便问他。等到问得其中原委,便知因果确有凭据。后来唐臬果然考中了状元。
  八、远色福荫儿孙
  姚三韭本来姓卞;他博学而且善于诗文。他曾在一姓怀的家中教学,当时有一女子经常窥探他,而他则严肃地不予理会。有一天他在院子晒鞋,该女子便写了一封信藏在鞋给他。卞看了信后便托故辞去返乡。袁怡杏作了一首诗称赞他,其中有“一点贞心坚匪石,春风桃李莫相猜”之句。卞写信答袁,极力辩白并无此事。袁怡杏将卞的回信封好,在上头题了:“你有厚德,子孙必然昌盛”。后来他的儿子谌及曾孙锡皆考上进士。这便是保全他人贞节的果报。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地藏菩萨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文殊菩萨南无普贤菩萨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普贤菩萨
:) :( :D :@ :o :P :$ ;P
:L :Q :lol :loveliness: :funk: :curse: :dizzy: :shut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