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直解《圆觉经》系列:12位菩萨依次浅释

解读《圆觉经》00:梳理十二章的脉络


“解读《圆觉经》”系列,共15篇博文。第1篇,为“校正版《圆觉经》全文阅读”;第2篇,即本文,梳理全经十二章的脉络;第3~14篇,逐章解读经文;第15篇,最终篇,总结《圆觉经》“修行之旅”。

整个系列,由优婆夷「五十芥」编写,优婆塞「鬼谷空侯」校阅,始于4月3日,初稿完成于5月16日,后陆续修改,定稿于7月6日,发布于7月7日。

希望能对诸位亲们,同修贤友,有帮助。

欢迎谈论,欢迎转载。广结善缘,同种善根,法喜充满。

Sadhu!Sadhu!Sadhu!


【1】
《圆觉经》,全名: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

“烁群昏而独照”,为“圆觉”。同时,“圆觉”,亦是修行法门的名字。此“圆觉”法门,不为升天享乐,亦不为解脱漏尽,只为修成无上佛果。

“修多罗”,即“经”,是梵语sutra的音译。佛法三藏,即:经、律、论。此《圆觉经》,非律非论,属经藏一类。也就是说,题名中“修多罗”,与“了义经”是同义。如此“重复”,以“所有经”来修饰此经,旨在强调本经的重要性。类似的表达,常见于诸经文,譬如“大菩萨摩诃萨”(摩诃萨,为梵语maha的音译,意为“大”、“伟大”)。

从内容上看,《圆觉经》具足“法理、实修指导”,非常详细、实用,可操作性强。这于浩瀚三藏中,是非常罕见的。

可以说,《妙法莲华经》讲发愿成佛,《华严经》讲诸佛的境界。而《圆觉经》就是连接这两部经的桥梁、道路——讲菩萨发菩提心后,该如何“刷级”,修成佛果。

而且《圆觉经》十二章,逐章递进,从“顿悟”到“渐修”,互为说明。譬如,理解了第一章,则能举一纲而万目张;若未能理解,则可查看后面诸章解说,再回顾第一章。

所以说,整部《圆觉经》,就是:

一套系统的“思维训练”课程——开佛知见;

一个根本的菩萨“实修”法门——入佛知见。

完整地学习整个课程,亦能通晓其他经文;如实地践行此修习法门,则如同经文所言:“佛说是人,现世即菩萨。”


【2】
《圆觉经》十二章的脉络:

Part 1
*内容密集的三章,定下了此经的基调

1/文殊师利菩萨章:
全经的总起,强调“无生”,讲解何谓“无明”及其症状,以及“为何众生常流转于生死轮回中”

2/普贤菩萨章:
破除“身心如幻,谁为修行”等“断灭”邪见,讲解如何“以幻修幻”,提供了经典的思维训练课程,菩萨修行入门必备

3/普眼菩萨章:
提供了具体、详细的修习法门——先“止”后“观”,破除众生对“我身”、“我心”的执着


Part 2
*众生常见的盲点、疑点

4/金刚藏菩萨章:
重点解答“为何众生本来成佛”、“成佛后会不会再起无明、烦恼”等疑问,以及何谓“轮回心”,并附有破解的关键

5/弥勒菩萨章:
延续第4章,详解如何突破轮回的根本——贪欲及爱渴,并讲解何谓“轮回三性”(恶种性、善种性、不动性)、修行的“二障”(理障、事障),以及“五性”(凡夫种性、二乘种性、菩萨种性、不定种性、外道种性)



Part 3
*前面五章的综合体现,“圆觉”的关键

6/清净慧菩萨章:
讲解初发心菩萨、高阶菩萨及佛境界的区别,以及何谓“随顺”



Part 4
*诸佛菩萨因地修行,共用之法门

7/威德自在菩萨章:
概括“圆觉”法门的三种类型,即“三观”(奢摩他、三摩钵提、禅那),呼应第1~3章的内容

8/辩音菩萨章:
讲解圆觉“三观”的二十五种组合修习法



Part 5
*众生不达清净,未悟圆觉的原因

9/净诸业障菩萨章:
讲解何谓“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命相),呼应第4章的内容

10/普觉菩萨章:
由第9章延伸,讲解何谓“四病”(作、止、任、灭),此“四病”皆起于“我相”,是其具象化



Part 6
*菩萨修行,非常具体的操作细节

11/圆觉菩萨章:
讲解具体地“安居”法,以及圆觉“三观”的入门法、修习次第

12/贤善首菩萨章:
主讲此经名字,修习功德,“流布”之道


优婆夷 五十芥
写于2019.06.16


*解读《圆觉经》系列:

《校正版〈圆觉经〉全文阅读》
《解读〈圆觉经〉00:梳理十二章的脉络》
《解读〈圆觉经〉01:文殊师利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2:普贤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3:普眼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4:金刚藏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5:弥勒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6:清净慧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7:威德自在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8:辩音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9:净诸业障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0:普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1:圆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2:贤善首菩萨章》
《最终篇:总结〈圆觉经〉修行之旅》


*相关资料-《圆觉经》经疏: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略疏》|唐·宗密(圭峰大师)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直解》|明·憨山大师
《大方广圆觉经略释》|晚清·太虚大师


打包发附件
TXT格式附件

解读《圆觉经》01:文殊师利菩萨章


此文为“解读《圆觉经》”系列的第01号文。

先综述,再上原经文,后注解。

【1】 综述
本章为全经的总起,文殊师利菩萨请法,一问:过去,世尊,依何等法,修何等行,而得成佛?二问:未来,末世,发菩提心的众生,如何修行,不堕邪见?

佛陀传授了一大法门,名为“圆觉”。诸佛、菩萨皆依此修行。此法门,总的来说,就是:一切本“无生”,具体地说就是:净觉、随顺。

为了帮助、方便众生理解,佛陀还“画”了另一参照系:无明。讲解了诸“无明”众生的经典模式:常于“无生”中妄见“生灭”,故常堕“诸邪见”,不能自拔。

到底何谓“无明”?总的来说,就是:种种颠倒,失察不自知自省,而妄执他因,向外求道。其症状,具体如下:

1.认“妄”为“真”。认此“四大”假合之躯体(肉身),为“我身”;以攀缘“诸尘境”之“识体”(六识),为“我心”。故有“生老病死”、“六道轮回”等苦恼。——此乃是“无明”具象、常见的表现。

2.迷“真”起“妄”。于“无生、不动”之“虚空”中,妄见“诸相”及“诸相的生灭”。——由此引发“五盖”之“疑”:疑佛,疑法,疑涅槃等等,障碍解脱之道。

3.以“能知”为“果”。止步于“觉知虚空中无生灭”,殊不知,此“觉知”本身就是一“相”。

4.以“无知”为“智”。此则堕入另一极端,殊不知,“不觉知”本身就是“无明”。


那么,如何对治“无明”?本章只指出了关键点:1.知“虚空”本无“生灭”,非“作”故无,则能出离“生死轮回”;2.“能知、无知”俱遣,则名“净觉随顺”。——顿悟此,则通晓“圆觉”法门。未达者,则可参考后面诸章提供的渐修法门。



【2】 原经文
「如是我闻,一时,婆伽婆[1]入于神通大光明藏[2],三昧[3]正受,一切如来光严住持,是诸众生清净觉地,身心寂灭,平等本际,圆满十方,不二随顺。于不二境,现诸净土,与大菩萨摩诃萨十万人俱,其名曰:文殊师利菩萨、普贤菩萨、普眼菩萨、金刚藏菩萨、弥勒菩萨、清净慧菩萨、威德自在菩萨、辩音菩萨、净诸业障菩萨、普觉菩萨、圆觉菩萨、贤善首菩萨等而为上首,与诸眷属皆入三昧,同住如来平等法会。

于是,文殊师利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愿为此会诸来法众,说于如来本起清净因地法行[4],及说菩萨于大乘中发清净心[5],远离诸病,能使未来末世[6]众生求大乘者,不堕邪见。”

[文殊师利菩萨]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文殊师利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咨询如来因地法行,及为末世一切众生求大乘者,得正住持,不堕邪见。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时,文殊师利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佛言:]“善男子,无上法王[7],有大陀罗尼门[8],名为‘圆觉’,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盘及波罗密[9],教授菩萨。一切如来本起因地,皆依圆照清净觉相[10],永断无明,方成佛道。

[佛言:]“云何无明?善男子,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种种颠倒,犹如迷人,四方易处[11],妄认‘四大’为自身相[12],‘六尘缘影’为自心相[13]。譬彼病目,见空中华,及第二月[14]。

善男子,空实无华,病者妄执。由妄执故,非唯惑此虚空自性,亦复迷彼实华生处[15]。由此妄有轮转生死,故名‘无明’。

善男子,此‘无明’者,非实有体。如梦中人,梦时非无,及至于醒,了无所得。如众空华,灭于虚空,不可说言:有定灭处。何以故?无生处故[16]。一切众生于无生中,妄见生灭,是故说名‘轮转生死’。

[佛言:]“善男子,如来因地修圆觉者,知是空华,即无轮转,亦无身心受彼生死。非作故无,本性无故[17]。彼知觉者,犹如虚空。知虚空者,即空华相。亦不可说,无知觉性。有、无俱遣,是则名为‘净觉随顺’[18]。何以故?虚空性故,常不动故[19],如来藏[20]中无起灭故、无知见故,如法界性[21],究竟圆满遍十方故,是则名为‘因地法行’。菩萨因此于大乘中,发清净心。末世众生依此修行,不堕邪见。”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文殊汝当知:
一切诸如来,从于本因地,
皆以智慧觉,了达于无明。
知彼如空华,即能免流转。
又如梦中人,醒时不可得。

觉者如虚空,平等不动转,
觉遍十方界,即得成佛道。
众幻灭无处,成道亦无得,
本性圆满故。

菩萨于此中,能发菩提心;
末世诸众生,修此免邪见。”」



【3】 注解
[1]“婆伽婆”,梵语bhagavant的音译,意为:世尊,与“如来”、“佛”等,同为佛陀的第十种德号。常用以敬称佛陀。

详见:《念佛|何谓“佛随念”?详解南北传“佛世尊十种德号”》


[2]“神通大光明藏”,与“不二境”、“清净觉地”,皆指:佛法身所依之“常寂光土”,是本次讲法的地点。


[3]“三昧”,又译“三摩地”,为梵语samadhi的音译,意为“定”。


[4]“因地”:与“佛地”相对,指成佛之前的阶段、过程。


[5]“发清净心”,即:发菩提心,亦即:发愿成佛。


[6]“未来末世”:由此可见菩萨虽为当下而请法,但实旨在造福未来。

“末世”,指末法时代。佛法住世的四个阶段:
圣世:圣法时代,佛陀住世
正世:正法时代,有教有修有证
像世:像法时代,有教有修无证
末世:末法时代,有教无修无证


[7]“无上法王”,即“佛陀”。“无上者”,佛陀十种德号之一,梵语anuttara的意译,或音译为“阿耨多罗”。又因佛陀觉悟了一切法,于一切法自在无碍,并能教导、开悟众生,故称“法王”。

详见:《何谓“佛随念”?详解南北传“佛世尊十种德号”》


[8]“大陀罗尼门”:“陀罗尼”,梵语音译,意为“总持”。总摄一切法,持之不失,譬如举一物即能概括一切,故言“总持”。“大陀罗尼门”,意为“大法门”。


[9]“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盘及波罗密”:

“流出”,意即:由此建立、成就。

“清净”,意即:于“诸境”而无染,通晓“诸有漏”及“有漏法”皆真理。

“真如”,意即:不妄、不变。

“菩提”,梵语bodhi的音译,意即:觉悟。

“涅槃”,梵语nirvana的意译。意即:出“生死轮回”,不生不灭,寂静常乐。

“波罗蜜”,梵语paramita的音译,直译:到彼岸。意即:离“生死”此岸,度“烦恼”中流,到“涅槃”彼岸。


[10]“圆照清净觉相”:与后文的“净觉”、“智慧觉”等,是同义异名。“圆照”,意为:圆明普照;“清净觉相”,意为:“觉”之相——清净。——然而,此乃方便之说,“觉”实无“相”。


[11]“种种颠倒,犹如迷人,四方易处”:“迷人”,即“迷糊的人”。“四方”,指“东、南、西、北”。此乃譬喻,意即:众生颠倒不自知,迷失了方向,而非“东、南、西、北”的位置改变了。


[12]“妄认‘四大’为自身相”:“四大”,即:地、水、风、火。此处指:“四大”假合之躯体(肉身)。意即:众生妄认此“假合之躯体”为“我身”。

“四大”的释义,具体如下:

地:硬、粗、重、软、滑、轻。功用示例:骨架支撑着整个人体;

水:流动、黏结。功用示例:营养被运输到全身各处;

火:冷、热。功用示例:食物被消化;

风:推动、支持。功用示例:人抬腿走路。


[13]“六尘缘影为自心相”:此属梵文“倒序”的表达,若按照本土古文的语序,应翻译为“缘六尘影”。“六尘”,为“所缘”;“识体”(六识),为“能缘”。而“六尘”,如影无实。故此“识体”,即“我心”,亦如影无实。意即:众生妄认此如影无实之“识体”为“我心”。

六尘:色、声、香、味、触、法
六根:眼、耳、鼻、舌、身、意
六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

前五识,有感受、体验、经历等功用。
第六识,有标记、忆念、辨别等功用。

“我心”的形成:
“我”攀缘六尘,获得感受、体验等,标记、储存,即成“观念”。加以思量,即有“意义”;再加分别,即安立名字。由此有了“我心”,即“我想”、“我思”。

(“四大、六尘”的展开说明,详见:《解读〈圆觉经〉03:普眼菩萨章》)


[14]“譬彼病目,见空中华,及第二月”:

“华”,古文通假字,亦即是“花”。“病目”,即“眼翳”,此“病”具体表现为:“无”中生“有”。意即:眼翳者(众生),竟于“虚空”中看见有“花”,以及“月”外有“第二个月”。


[15]“空实无华,病者妄执。由妄执故,非唯惑此虚空自性,亦复迷彼实华生处”:

实际上,“虚空”中本没有“花”,病者(众生)妄想、执着“虚空”中有“花”。此“妄执”为“无明”的症状,具体表现有二:

1.“惑此虚空自性”:病者不知“虚空”本无“相”,迷此“真”而起“妄”。也就是说,由此妄执,病者推演:“虚空”中生出了“花”,即“无生”中有了“生灭”,“无相”中有了“诸相”。对此,病者又表示很疑惑(进一步推演):既然是“虚空”,怎么生出了花?嗯,肯定是,这“虚空”有问题。

2.“迷彼实华生处”:此“实华生处”,意指“身、心”。病者认“妄”为“真”,认为实有“身、心之相”,故言“迷”。由此妄执,所谓“眼见为实”,故病者认为眼见之“花”,为真实存在。又由此,病者进一步推演,我“能见”、“能闻”等等,继而进一步确认,有“我”及“我身”、“我心”的存在。

——殊不知,此两者皆为“无明”,不知其症结,正正是因为“失察”,失察自己已经于“无”中生“有”,由此失察,而起“诸见闻”,不过是妄上加妄。——故病者,即众生,总是不得自主、自在,时时刻刻都饱受着“身心苦恼”的煎熬、“生死轮回”的逼迫。——亦即是,后面经文言:“一切众生于无生中,妄见生灭,是故说名‘轮转生死’。”


[16]“如众空华,灭于虚空,不可说言:有定灭处。何以故?无生处故”:

由[14][15]可知,此“花”于“虚空”中消失,实为“眼翳”根除,而非虚空“恢复”正常,虚空中本无一物。就像梦里明明有“五欲、六趣”等等,但梦醒了,就会发现原来空无一物。


[17]“知是空华,即无轮转,亦无身心受彼生死。非作故无,本性无故。”

此处与[16],互相配合,点明了整章的关键:非“诸造作”使然,实乃一切本“无生”。明乎此,则出离“生死轮回”。


[18]“彼知觉者,犹如虚空。知虚空者,即空华相,亦不可说,无知觉性。有、无俱遣,是则名为‘净觉随顺’”:

此处分三层理解:

1.诠释“净觉”之境。“知觉者”,“觉”而无“妄念、妄执”,如同“虚空”,无“生灭、诸相”。意同《心经》所言:“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2.破“能知”之见。“知虚空者”,此“知”,为“能知”;“虚空”,乃“所知”。有“能、所”,即有“相”。此“相”,为“觉察空中无花”之“觉察”,也就是说,此“觉察”反成“障碍”。意同《首楞严经》言:“见闻如幻翳,三界若空花, 闻复翳根除,尘销觉圆净。”——三界(即“诸尘境”,为“所闻”)、见闻(为“能闻”)皆为空中之“花”,皆是眼翳导致,只有两者皆泯灭,方为“圆觉”。

3.破“断灭”之见。“无知觉性”,此“无”,即不能洞察,实为“愚痴”,而非“智慧”。

——故言,要“有、无俱遣”,即第二、三层的“能知、无知”都要遣离,始名“净觉随顺”。——“净觉”,即第一层的“觉”,意同[7]所言:圆照清净觉相。“随顺”,为“净觉”的具体表现,意同后面第六章所言:“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辨真实。”


[19]“虚空性故,常不动故”:

种种颠倒、妄执,就是“动”。我思、我想、我生、我灭,也是“动”。——前者,细微、隐秘,具迷惑性,不易察觉。后者,剧烈、明显,往往伴随着“行苦、坏苦”等。可以这么理解,“动”的幅度越大,妄想越严重,能量级别越低。但芸芸众生,往往逆道而行,不断地妄想(妄动)造作、非量演绎。故众生常于“生死苦海”中,轮转不休。——而“虚空”本“无生”,故“常不动”。净觉者,亦如“虚空”,两者平等,皆不动转。


[20]“如来藏”,意指“含摄一切法之藏”。《佛性论》:“如来藏义有三种应知,何者为三?一所摄藏,二隐覆藏,三能摄藏。”

《楞伽经》:“如来,以性空、实际、涅盘、不生、无相、无愿等诸句义,说‘如来藏’。……譬如,陶师于泥聚中,以人功、水、杖、轮、绳,方便作种种器;如来亦尔,于远离一切分别相,无我法中,以种种智慧方便善巧,或说‘如来藏’,或说为‘无我’,种种名字,各各差别。”


[21]“法界性”,与“如来藏”,同体异名,含摄“三种世间”(器世间、有情世间、行世间)。



优婆夷 五十芥
写于2019.04.03
修订于2019.06.14
发布于2019.07.07


*解读《圆觉经》系列:

《校正版〈圆觉经〉全文阅读》
《解读〈圆觉经〉00:梳理十二章的脉络》
《解读〈圆觉经〉01:文殊师利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2:普贤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3:普眼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4:金刚藏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5:弥勒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6:清净慧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7:威德自在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8:辩音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9:净诸业障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0:普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1:圆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2:贤善首菩萨章》
《最终篇:总结〈圆觉经〉修行之旅》
此文为“解读《圆觉经》”系列的第02号文。

先综述,再上原经文,后注解。

【1】 综述
此章讲解的“永除诸幻”的法门,佛陀总结为:“以幻修幻”,“知幻即离,离幻即觉”。似乎又是一难懂的“顿悟”法门。而且,就此章的内容来讲,此章应该是整部《圆觉经》最“烧脑”的一章。但只要理清了其思路,则会发现其所讲的法门,是非常直观的,与第一章一脉相承,与后面诸章融汇贯通。

下面,我将梳理一下本章的脉络。详细地举例说明,见本文第三部分【注解】。

本章演法,主要解决三大问题:

1.破“断灭”之邪见。由第一章可知,众生执着之“身、心”皆为幻。对此,众生虽“理解”,而未“证悟”。又因耽着于“世乐”,往往易堕“断灭”之邪见。——故言:诸幻尽灭,而不坏、不动“觉心”分毫。此“觉心”,如同“虚空”,本“无生”,故常“不动”,而“妄动”的是“眼翳”。

2.破“有觉”或“无觉”的执着。实际上,此“觉心”,乃方便之说,是另一种“幻”。其功用在于,破除“断灭”之邪见。邪见既破,则需舍离此“觉心”。而且,无论是“有觉”、“无觉”,只要仍在“起心动念”,则皆是“能觉”在“分别、取舍”,皆为“幻”。

3.破“离幻”的执着。众生修习路上,往往易走向另一极端:执着于“离幻”。实际上,无论是离“妄”,还是离“觉”、遣“离”、遣“遣”等等,皆为“幻”。此时,众生需要的,不是追根到底,而是“停下来”。也就是,第一章所言:净觉随顺。



【2】 原经文
「于是,普贤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愿为此会诸菩萨众,及为末世一切众生修大乘者,闻此圆觉清净境界[1],云何修行?

世尊,若彼众生,知如幻者,身心亦幻[2],云何以幻还修于幻?

若诸幻性一切尽灭,则无有心,谁为修行[3]?云何复说修行如幻?

若诸众生本不修行,于生死中常居幻化,曾不了知如幻境界,令妄想心云何解脱[4]?

愿为末世一切众生,[分别演说]作何方便,渐次修习,令诸众生永离诸幻[5]?”

[普贤菩萨]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普贤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修习菩萨如幻三昧[6],方便渐次,令诸众生得离诸幻。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时,普贤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佛言:]“善男子,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于]如来圆觉妙心[7]。犹如空华,从空而有,幻华虽灭,空性不坏;众生幻心,还依幻灭,诸幻尽灭,觉心不动[8]。

依幻说觉,亦名为‘幻’;若说有觉,犹未离幻;说无觉者,亦复如是。是故幻灭,名为‘不动’[9]。”

[佛言:]“善男子,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应当远离一切幻化虚妄境界。由坚执持远离心故,心如幻者,亦复远离;远离为幻,亦复远离;离远离幻,亦复远离。得无所离,即除诸幻[10]。

譬如钻火,两木相因,火出木尽,灰飞烟灭。以幻修幻,亦复如是。[11]诸幻虽尽,不入断灭。

[佛言:]“善男子,知幻即离,不作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12]。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依此修行,如是乃能永离诸幻。”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普贤汝当知:
一切诸众生,无始幻无明,
皆从诸如来,圆觉心建立。

犹如虚空华,依‘空’而有‘相’。
空华若复灭,虚空本不动。
幻从诸觉生,幻灭觉圆满,
觉心不动故。

若彼诸菩萨, 及末世众生,
常应远离幻, 诸幻悉皆离。
如木中生火, 木尽火还灭,
觉则无渐次, 方便亦如是。”」


【3】 注解
[1]“圆觉清净境界”,即第一章所言:圆照清净觉相。


[2]“知如幻者,身心亦幻”:

此乃“理”解、“理”通,即道理上明白。


[3]“云何以幻还修于幻?若诸幻性一切尽灭,则无有心,谁为修行”:

此乃“行”解,“行”修。在修习的过程中,众生往往发现“行”与“理”相违:修习之法、修习之人,皆为幻。那么,该如何修习?谁来修习?——此乃常见之“断灭”邪见。耽着世乐的众生,往往不求甚解,误读为:无法修习、不用修习。


[4]“若诸众生本不修行,于生死中常居幻化,曾不了知如幻境界,令妄想心云何解脱?”

此虽为请问,实为“暗示”:众生若执取“断灭”邪见,纵情放逸,怠于修行,则只会长期流转于“生死苦海中”,无有停时。


[5]“令诸众生永离诸幻”:

那到底怎么样才是“永离”?——这是本章的关键。后面会继续讲解。下面,先举一个“未永离”的例子,来简单说明。

著名的,“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某日诗意大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说说”:八风吹不动。

佛印大师,在下面评论:屁!

结果,“苏大家”很生气,马上私信佛印大师:我哪里写得不对,你干嘛要放屁,如斯不文明!

佛印大师反问:你这还叫“八风吹不动”?

——在这过程中,苏轼,产生了多个妄想,而且各个妄想之间,互相矛盾。“诸妄想”愈演愈烈,导致最后,失察、失控、嗔恚、犯傻:

1.怀疑自己,是不是写得不好。

2.但又以“大家”自居,我怎么会写得不好?

3.是大师水平不够,不懂欣赏。

4.大师为何放屁?

5.放屁,为不文明举止。

6.大师如此不文明,还能叫大师吗?

7.大师放屁,难不成有什么奥秘?
…………

这也是一个典型的“非量”的例子。非量,即:谬误的量知。

非常形象、生动地告诉我们,“理”悟,跟“证”悟的距离,不是一般的大。

可能,单单是“世间八风”,即:利、衰、苦、乐、讥、称、毁、誉——就让我们栽了跟头。

更何况,“我相”坚固执持,潜伏藏识,游戏诸根,曾不间断。

故普贤菩萨请法,希望佛陀能分享“永离”诸幻的方法。


[6]“菩萨如幻三昧”:三昧,即“定”,是梵语samadhi的意译。或音译为“三摩提”、“三摩地”。

但此处的“定”,并非“禅修”之“定”,而是后面经文所说的“不动”。禅修之“定”,只是镇服了烦恼。而此经说的“不动”,是诸幻尽灭,包括“诸烦恼”在内。圭峰大师,称之为:如镜受影,非受非拒。意同第一章所指:净觉随顺。


[7]“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于]如来圆觉妙心”:

此“幻化”,意指:“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等。

“如来圆觉妙心”:此“心”,为梵语的意译,或音译为“干栗驮、“纥哩驮耶”、“纥利陀耶”。很明显,此心,非肉体之心脏,亦非六尘缘虑之“集”(意识),或“业因种子库”——第八识(阿赖耶识)。又因其无“生灭轮转、分别妄动”,故亦非“轮回心”。

此“如来圆觉妙心”与后面所言“觉心”、“圆觉心”,以及第3章的“如来净圆觉心”,第11章的“信佛秘密大圆觉心”,是同义异名。其不在内、外,不在过去、现在、未来,无有实体,为方便之说。

为何需要此方便之说?一是,因为众生总是有所攀缘、执着,若直言“一切皆空”,则易堕前面[3]所言:断灭邪见。二是,因为诸法如幻,皆无“自体”,需有所依托。如同偈子所言:“犹如虚空华,依‘空’而有‘相’。”

故佛陀以“如来圆觉妙心”方便之说,破除“断灭邪见”,假托“诸幻”,助众生永断“无明”。


[8]“犹如空华,从空而有,幻华虽灭,空性不坏。众生幻心,还依幻灭,诸幻尽灭,觉心不动。”

此为[7]“如来圆觉妙心”的进一步诠释。“空性”、“觉心”,皆是其“代名词”。

“花”依“虚空”而显现,但“花”灭,却不坏“虚空”。因为“病因”在于“眼翳”,无关“虚空”。而“虚空”本“无生”、常“不动”。(详解见:《解读〈圆觉经〉系列01:文殊师利菩萨章》)


而“众生幻心”,亦如“花”,依“无明”而有,故当“诸幻”尽灭,“觉心”不动。因为此“觉心”,如同“虚空”,本“无生”、常“不动”。


[9]“依幻说觉,亦名为‘幻’;若说有觉,犹未离幻;说无觉者,亦复如是。是故幻灭,名为‘不动’”:

此处进一步讲解何谓“幻”。

前面,佛陀以“如来圆觉妙心”,即“觉”,来破众生之断灭邪见。但当邪见已破,则此“觉”,就该“功成身退”。若仍执着于“觉”,则就是“幻”。

而且此“觉”,更复杂,更有迷惑性。“所缘”,为“幻”。对此“幻”起“有觉”或“无觉”之说,亦是“幻”。——因为还有一个“能觉”在“作用”,在“分别、取舍”。也就是说,只要还在“起心动念”,不论,说“有”或“无”,“真”或“假”,皆是“幻”。——只有“幻”尽,才是“不动”。

菏泽大师言:“妄”起即“觉”;“妄”灭“觉”灭。“觉、妄”俱灭,即是“真如”。


[10]“应当远离一切幻化虚妄境界,由坚执持远离心故,心如幻者,亦复远离;远离为幻,亦复远离;离远离幻,亦复远离。得无所离,即除诸幻”:

此处再进一步解说如何“离幻”。细分,有很多步:

1.“远离一切幻化虚妄境界”,即离“诸幻境”;

2.“心如幻者,亦复远离”,即离“离幻之心”;

3.“远离为幻,亦复远离”,即遣“离心之离”;

4.“离远离幻,亦复远离”,即遣“离离之离”。
…………

简化一下,即:
1.觉其妄,故要离“妄”;
2.觉亦妄,故要离“觉”;
3.离亦妄,故要遣“离”;
4.遣亦妄,故要遣“遣”。
…………
直到“得无所离,即除诸幻”。

经疏中,有一譬喻。我稍微“改编”一下。希望能帮助大家,理清思路:

譬如,一位幻术师,用一巾,变出一马。

1号观众:真的有一匹马;

2号观众:你看错了,这马,是假的。

主持人:请问,上面两位观众,哪一位更加机智,觉悟了真相呢?

3号观众:肯定是2号观众啊!

4号观众:我不看,我不说,我不想,我不知。

——
好,譬喻到此结束。我们试着用上述的“离幻法”,来解构此譬喻:

一巾,即:“本体”、“真像”——是幻。

一马,即:“依他起”、“假像”——是幻。

幻术法,即:攀缘“真像”,造出“假像”的“心识”——是幻。

1号观众,痴迷“实有马”——马,是“幻”;痴迷于“幻”,即“妄上加妄”。——故仍是幻。

2号观众,觉察“马为幻”——看清了对象,已破了一个“所知”;但却掉进了另外一个“所知”里:对与错。——故仍是幻。

而主持人的提问,是在诱导、加重,观众的妄想、贪瞋。

3号观众,被主持人带进了,更加严重的妄想里:1、2号观众的说法,本已是“幻”。但居然,还要从两个“幻”中,比较、分别出哪个“幻”,更加“真实”?

4号观众,虽言“四不”,但很明显,都是空话。只要“意门”仍在忆念、辨别,“身门”、“口门”就很容易“失守”。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可能,同时是1、2、3、4号观众,兼幻术师、主持人。不断地“挖坑”,不断地“自跳”。

…………

看到这里,可能有些同学明白了,但不知道该怎么办。不妨参考,圭峰大师提出的法门:

1.以“止”离妄。止,即:不攀缘。休心息意,永不追攀。譬如,人遇怨,不应共处。

2.以“观”离妄。观,即:看清楚。虚妄之法,体性皆空。譬如,梦枷锁,寤则已解。


[11]“譬如钻火,两木相因,火出木尽,灰飞烟灭。以幻修幻,亦复如是。”

此处为譬喻,用以解说:何谓“以幻修幻”、“得无所离”:

木段,即“所修”,即“妄体”,是幻。
木燧,即“能修”,即“觉体”,亦是幻。
烟,即“离”;灰,即“遣”,两者皆是幻。

两木相擦,即“以幻修幻”。当木段、木燧、烟、幻,都灭尽了,即无“所离”,即除“诸幻”。


[12]“知幻即离,不作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

就这样,本章的演法,结束了。看到这里,可能有同学,会有如下的种种疑问:

1.“上述的“离幻”方法,虽层次分明,但似乎永无止境?”

2.“实际修习中,怎样才算‘灰飞烟灭’——‘永离’诸幻?”

3.“我怎么知道,自己是否已到达‘离幻’的尽头?”

……

类似的疑问,实为同一个“问题”。试举一些即将“永离诸幻”,或即将“到达尽头”的例子:

1.譬如,弥勒菩萨,知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佛?

2.或者,阿罗汉,知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证果?

3.或者,天人,知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命终?
…………

其答案,无疑是肯定的。甚至,根本不会有此问题!圣者,既不会自恃“证果”,亦不会“无知”。

故当我们还在问,“何时是尽头”等问题时,就意味着,仍有“我执”,仍未超越“有始有终”、“有得有成”、“有生有灭”、“分段”、“分别”的“轮回模式”,远远未到“永离诸幻”。

因为这些“问题”,本身就是“妄想”、“诸幻”。若仍执迷于此,则很容易,落入跟苏轼同学一样的窘境里。

故此章结尾,佛陀直言:知幻即离,离幻即觉。——就是要直接打断众生,那无止境的“妄想”。——如斯提问,非为正问。

我们要做的,不是继续“追根到底”,而是:停下来!


优婆夷 五十芥
写于2019.04.07
修订于2019.06.14
发布于2019.07.07


*解读《圆觉经》系列:

《校正版〈圆觉经〉全文阅读》
《解读〈圆觉经〉00:梳理十二章的脉络》
《解读〈圆觉经〉01:文殊师利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2:普贤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3:普眼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4:金刚藏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5:弥勒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6:清净慧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7:威德自在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8:辩音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9:净诸业障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0:普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1:圆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2:贤善首菩萨章》
《最终篇:总结〈圆觉经〉修行之旅》

此文为“解读《圆觉经》”系列的第03号文。

先综述,再上原经文,后注解。

【1】
前一章虽说,“知幻即离,离幻即觉”。但在此章,佛陀还是应普眼菩萨的请求,追加了一个渐次修习的方便法门。

此法门,总的来说,就是“保持正念”。《诸法无行经》言:“于一切法,无所忆念。诸忆念性离故,是名‘正念’”。——所谓,起心动念,皆是幻化。故要离幻,则需持“正念”,即“无所忆念”。

但很明显,众生之所以是众生,就是因为众生不断攀缘、造作、分别,念念生灭,刹那不绝,无有停时。——要当下断念,谈何容易。

故佛陀建议,先从“止”开始:持戒清净,孤身安坐静处。——亦即是,外止恶行、离诸干扰,内止散念。

如此,修“止”,是为了培育“定”。培育“定”,是为了修“观”。而修“观”,是为了培育“智”。

那么,“观”什么?——先观:身、心,四大、六尘。

此“身”,乃“四大”依缘假合,离散、和合,皆无所得,亦不自主。“四大”各各差别,而有“六根”。“六根”(六门)彼此不相知,各于自境(六尘)生分别(六识)。

此“心”,亦无自体,缘六尘影而有“相”。此六尘之缘虑相,即:六识。但若四大分离、六根遣散、无尘可缘,则无有“心”。

反之亦然,六尘从六门而入,托“心”而现。若无“根门、缘心”,则无尘可得。一如,眼睛不见“香”,耳朵不闻“味”,鼻子不嗅“色”,舌不尝“声”。

如是渐“观”,于“身、心”中,见“无我”,即名“我空”;于“身、心、尘”中,见“自空”,即名“法空”。既本“自空”,则无须“灭”,故“幻灭”亦灭,即“能、所俱泯”。

如是“观”,即获《心经》之“智”(“净觉随顺”之功用):“照见五蕴皆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不仅“五蕴”皆空,世出、世间、三世,一切诸法皆空。亦即是,一切诸法,清净、平等、不动转、遍满法界、无坏无杂。

如是“觉”,即:无“众生、佛”。换句话说,也只有在“如是觉”,即:“不住相、无分别、能所俱泯”的情况下,才会有这些等式:黑=白,动=静,众生=佛,生死=涅盘。

如六祖所言:“汝等心若险曲,即佛在众生中;一念平直,即是众生成佛。”

故说,菩萨行者,于修习路上需:不与法缚,不求法脱;不厌生死,不爱涅盘;不敬持戒,不憎毁禁;不重久习,不轻初学。



【2】 原经文
「于是,普眼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愿为此会诸菩萨众,及为末世一切众生,演说菩萨修行渐次,云何思惟?云何住持[1]?众生未悟,作何方便普令开悟?

世尊,若彼众生无正方便及正思惟,闻佛如来说此三昧[2],心生迷闷,则于圆觉不能悟入[3]。愿兴慈悲,为我等辈及末世众生假说方便。”

[普眼菩萨]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普眼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问于如来修行渐次、思惟、住持,乃至假说种种方便。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时普眼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佛言:]“善男子,彼新学菩萨[4]及末世众生,欲求如来净圆觉心,应当正念,远离诸幻。先依如来奢摩他行[5],坚持禁戒[6],安处徒众[7],宴坐静室,恒作是念:

‘我今此身‘四大’和合,所谓发毛爪齿、皮肉筋骨、髓脑垢色皆归于‘地’;唾涕脓血、津液涎沫、痰泪精气、大小便利皆归于‘水’;暖气归‘火’;动转归‘风’[8]。

‘四大’各离[9],今者妄身当在何处?即知此身,毕竟无体,和合为‘相’,实同幻化。

四[大][依]缘假合,妄有六根[10]。‘六根、四大’,中外合成。妄有缘气,于中积聚[11]。似有缘相,假名为‘心’。

善男子,此虚妄心,若无‘六尘’[12],则不能有。‘四大’分解,无尘可得,于中‘缘尘’各归散灭,毕竟无有‘缘心’可见。[13]

善男子,彼之众生,幻身灭故,幻心亦灭;幻心灭故,幻尘亦灭;幻尘灭故,幻灭亦灭[14];幻灭灭故,非幻不灭。譬如磨镜,垢尽明现[15]。

善男子,当知身心皆为幻垢,垢相永灭,十方清净。

善男子,譬如清净摩尼宝珠,映于五色,随方各现,诸愚痴者见彼摩尼实有五色[16]。

善男子,圆觉净性现于身心,随类各应,彼愚痴者,说净圆觉,实有如是;身心自相,亦复如是。由此不能远于幻化,是故我说身心幻垢。对离幻垢,说名‘菩萨’。垢尽对除,即无对垢及说名者[17]。”

[佛言:]“善男子,此菩萨及末世众生,证得诸幻灭影像故[18],尔时便得无方清净,无边虚空,觉所显发[19];觉圆明故,显心清净[20];心清净故,见尘清净;见[尘]清净故,眼根清净;[眼]根清净故,眼识清净;[眼]识清净故,闻尘清净;闻[尘]清净故,耳根清净;[耳]根清净故,耳识清净;[耳]识清净故,觉尘清净;如是乃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善男子,根清净故,色尘清净;色清净故,声尘清净;香、味、触、法亦复如是。

善男子,六尘清净故,地大清净;地清净故,水大清净;火大、风大亦复如是。

善男子,四大清净故,十二处、十八界、‘二十五有’清净;彼清净故,十力、四无所畏、四无碍智、佛十八不共法、‘三十七助道品’[21]清净;如是乃至八万四千‘陀罗尼门’,一切清净。

善男子,一切实相性清净故,一身清净;一身清净故,多身清净;多身清净故,如是乃至十方众生圆觉清净。

善男子,一世界清净故,多世界清净;多世界清净故,如是乃至尽于虚空,圆裹三世[22],一切平等,清净不动。”

[佛言:]“善男子,虚空如是平等不动,当知觉性平等不动;四大不动故,当知觉性平等不动;如是乃至八万四千陀罗尼门平等不动,当知觉性平等不动。

善男子,觉性遍满,清净不动,圆无际故,当知六根遍满法界;根遍满故,当知六尘遍满法界;尘遍满故,当知四大遍满法界;如是乃至陀罗尼门遍满法界。

善男子,由彼妙觉性遍满故,根性、尘性无坏无杂[23];根、尘无坏故,如是乃至陀罗尼门无坏无杂;如百千灯光照一室,其光遍满,无坏无杂。

善男子,觉成就故,当知菩萨不与法缚,不求法脱,不厌生死,不爱涅盘,不敬持戒,不憎毁禁,不重久习,不轻初学。何以故?一切觉故。譬如眼光晓了前境,其光圆满,得无憎爱。何以故?光体无二,无憎爱故[24]。”

[佛言:]“善男子,此菩萨及末世众生,修习此心,得成就者,于此无修亦无成就,圆觉普照,寂灭无二,于中百千万亿阿僧祇[25],不可说,恒河沙[26]诸佛世界,犹如空华,乱起乱灭,不即不离,无缚无脱,始知众生本来成佛,生死涅盘,犹如昨梦。

善男子,如昨梦故,当知生死及与涅盘,无起无灭,无来无去;其所证者,无得无失,无取无舍;其能证者,无作无止,无任无灭[27];于此证中,无能无所;毕竟无证,亦无证者,一切法性平等不坏。

善男子,彼诸菩萨如是修行,如是渐次,如是思惟,如是住持,如是方便,如是开悟,求如是法,亦不迷闷。”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普眼汝当知:
一切诸众生,身心皆如幻。
身相属四大,心性归六尘,
四大体各离,谁为和合者?

如是渐修行,一切悉清净,
不动遍法界,无作止任灭,
亦无能证者。

一切佛世界, 犹如虚空华,
三世悉平等, 毕竟无来去。
初发心菩萨, 及末世众生,
欲求入佛道, 应如是修习。”」


【3】 注解
[1]“思惟”,意为:观察“真、妄”,即“思慧”。

“住持”,意为:安住其境,持之不失,即“修慧”。


[2]“闻佛如来说此三昧”,三昧,梵语samadhi的意译,又译“奢摩他”,意为“定”。

此处“三昧”,非禅修之“定”(禅修之定,有入有出),而是前面第二章讲的“菩萨如幻三昧”——“诸幻尽灭”之“不动”。——既已尽灭,则无所谓的入定、出定。亦即是,六祖所言:心地不乱,自性定。直白地说,就是:分分秒秒都在定中。


[3]“于圆觉不能悟入”:

此“圆觉”,指:前面第一、二章的“圆觉清净境界”。


[4]“新学菩萨”,即:初发的菩萨,亦即:初发“菩提誓愿”(成佛誓愿)的菩萨。


[5]“如来奢摩他行”:此处的“奢摩他”,同为梵语音译,意为“定”。“奢摩他行”,指修“止”,培育“定”。


[6]“坚持禁戒”:

“禁戒”,指:“戒律仪”。譬如,“梵行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淫、不妄语、不喝酒。


[7]“安处徒众”,指:安置好,弟子、信众等诸眷属。


[8]“我今此身‘四大’和合,所谓发毛爪齿……动转归‘风’”:

此句旨在,解构、还原,众生所执着之“肉身”的本质——此“肉身”,不过是“四大”依“缘”假合。

“四大”的特性,如下:

地:硬、粗、重、软、滑、轻。譬如,发毛爪齿、皮肉筋骨、髓脑垢色;

水:流动、黏结。譬如,唾涕脓血、津液涎沫、痰泪精气、大小便利;

火:冷、热。譬如,暖气;

风:推动、支持。譬如,动转。


[9]“‘四大’各离”:

此处指,修“观”时,见“四大”各有所归。而非,众生寿命终结时的“四大”分解。


[10]“六根”:眼、耳、鼻、舌、身、意


[11]“妄有缘气,于中积聚”:

“缘气”,不妨理解为:如气之缘,旨在强调此“缘”没有实体,依“妄”而有。而经疏中,太虚大师的注解就更加具体形象,称其为:经验的习气。


[12]“六尘”:色、声、香、味、触、法。


[13]“于中‘缘尘’各归散灭,毕竟无有‘缘心’可见”:

此“缘尘”,即:六尘,属“所缘”;“缘心”,即:六识,属于“能缘”。六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

前五识,有感受、体验、经历等功用;
第六识,有标记、忆念、辨别等功用。


[14]“幻身灭故,幻心亦灭;幻心灭故,幻尘亦灭;幻尘灭故,幻灭亦灭;幻灭灭故,非幻不灭”:

身、心、尘(诸境),属“所灭”,是幻;灭,属“能灭”,亦是幻。只有“能、所俱泯”,方为“非幻”、“不灭”。如《坛经》所言:离“迷”离“觉”,除“真”除“妄”,即见佛性。

具体的“思维”方法,见:《解读〈圆觉经〉02:普贤菩萨章》


[15]“譬如磨镜,垢尽明现”:此处虽言“磨镜”,实为“拂拭尘垢”。

尘垢,意为“身心等诸相”。众生痴迷,即:如同“镜”被尘垢盖覆,“明”隐不现;只有尘垢尽灭,“明”始复现。

但不能说,“镜”因拂拭而有“明”。“镜”本来就“明”,不从因外得。亦即是第一章所说的:“空”实无花,非“作”得故,本性无故。


[16]“譬如清净摩尼宝珠,映于五色,随方各现,诸愚痴者见彼摩尼实有五色”:

此譬喻,是上面“磨镜”譬喻的补充。为了避免众生着“相”,认为“觉性”实有“尘垢”。则以“摩尼宝珠”再举例说明。

“摩尼宝珠”,喻为“觉性”,圆照清净,属“圆成实性”,即“真如”;

“五色”,喻为“五蕴”,毕竟无体,属“依他起性”,即“诸幻”。

彼愚痴者执迷于实有“五色”,喻为“众生执迷于‘五蕴’”,属“遍计所执性”,即“尘垢”。

《华严经》曰:“凡夫见诸法,但随于‘相’转,不了法无性,以是不见佛。”


[17]“是故我说身心幻垢。对离幻垢,说名‘菩萨’。垢尽对除,即无对垢及说名者”:

“菩萨”,为梵语bodhisattva的音译,意为“觉有情”。

“对除”:黑、白,善、恶,生、死等分别,即:有“二”,即是“对”。“不二”,即“对除”。

当幻垢(身心等诸相)灭尽,则不需要灭垢之“智”。若仍执着于有“智”,此“智”就变成另一“幻垢”。故说:垢尽、对除,即无“对垢”,亦无“菩萨、佛”。如弥勒菩萨所言:“分别是识,无分别是智。依识染,依智净。染有生死,净无诸佛。”


[18]“证得诸幻灭影像故”:

此乃“观”的成就。“诸幻”,即:“影像”,指:上述“摩尼宝珠”譬喻之“五色”(五蕴)。


[19]“便得无方清净,无边虚空,觉所显发”:

“无方清净”,指:“诸幻”(色相)灭尽;“无边虚空”,指“空相”亦灭尽。

《楞严经》言:一人发真归源,十方虚空皆悉销殒。


[20]“觉圆明故,显心清净”:

此处的“心”,即:“觉”,而非“无明”。因“诸相”灭尽、无分别,故言:清净。


[21]“十二处、十八界、二十五有、十力、四无所畏、四无碍智、佛十八不共法、三十七助道品”:

以上皆为佛经常用语、术语。由于内容较多,此处就不一一列举。详见:《千法名词集:南传北传佛法概念解释》


[22]“圆裹三世”:

“三世”,指: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


[23]“无坏无杂”,意为:互不侵坏,亦不混杂。

“坏”,指:水、火,黑、白之凌夺。
“杂”,指:粟、麦,沙、石之掺乱。


[24]“譬如眼光晓了前境。其光圆满,得无憎爱。何以故?光体无二,无憎爱故”:

此处的“眼光”,已经不是迷时之“眼识”。而是《楞严经》之“法眼”:“其目周视,但如镜中,无别分析。”

亦即是《稻秆经》所言:“于法中见:常、无寿离寿,如实性、无错谬性,无生无起、无作无为、无障碍、无境界,寂静无畏,无侵夺,不寂静相者,得正智故。能悟胜法,以无上法身而见于佛。”


[25]“阿僧祇”:

此为梵语asamkhya的音译,意为“无数”。佛经中常用语,是“华严十大数”之首。十者,谓:阿僧祇、无量、无边、无等、不可数、不可称、不可思、不可量、不可说、不可说不可说也。


[26]“恒河沙”:

此为譬喻,以印度恒河之沙砾为喻,义同“阿僧祇”,意为“无数”。


[27]“无作无止,无任无灭”:作、止、任、灭,是修行者的四种“病”。详见此经第10章,普觉菩萨章。


优婆夷 五十芥
写于2019.04.09
修订于2019.06.14
发布于2019.07.07


*解读《圆觉经》系列:

《校正版〈圆觉经〉全文阅读》
《解读〈圆觉经〉00:梳理十二章的脉络》
《解读〈圆觉经〉01:文殊师利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2:普贤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3:普眼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4:金刚藏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5:弥勒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6:清净慧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7:威德自在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8:辩音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9:净诸业障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0:普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1:圆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2:贤善首菩萨章》
《最终篇:总结〈圆觉经〉修行之旅》
此文为“解读《圆觉经》”系列的第04号文。

先综述,再上原经文,后注解。

【1】 综述
第四章,是《圆觉经》中“关注度”最高的一章。金刚藏菩萨的“三问”,非常经典:

1.若诸众生本来成佛,何故复有一切无明?

2.若诸“无明”,众生本有,何因缘故,如来复说本来成佛?

3.十方异生本成佛道,后起“无明”,一切如来何时复生一切烦恼?

——但可能很多读者,不满意佛陀的回答。因为,佛陀并没有揭开“谜底”——为何会有“一念无明”。

这可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而这,会牵涉到另外三个更加“实际”的问题:

1.既然众生本来成佛,那么是否可以“立地成佛”?

2.成佛之后,此“无明”会不会再跑出来捣乱,——导致“佛”再度沦为众生,继续受苦?

3.佛陀若不能给出,百分之两百的、靠谱的保障保证,那么修行,又有什么意义?

故对于很多读者而言,金刚藏菩萨的“三问”,明显不够直接、赤裸。

实际上,也因此,很多读者,自己钻进了“迷宫”里,出不来,继而嗔恚、掉举、疑……结果越钻越深,导致愈加地嗔恚、掉举、疑……

——读者自己就这样生动、形象地,示现了:什么是“无明’”,以及“为何会有‘一念无明’”!


好,下面回归菩萨的“三问”。——为何会有此三问?——这是本章的“关键”。

“众生本来成佛”,语出前面第三章,佛陀称:“始知众生本来成佛,生死涅盘,犹如昨梦。”

但很明显,众生执着于此话,而忽略了此话的前提——“修习此心,得成就者”。此“心”,就是——不住相、无分别、能所俱泯之心,即“圆觉心”。

更直接地说,前面第三章,佛陀演绎了那么长,教导如何观“身、心、尘”中无“我”,亦无“幻”可灭,因为本来“空”。如是观“世出、世间、三世”,故知一切法本来“空”……结果,众生听到了“结论”——“众生本来成佛”——就“黏着”结论了。

也就是说,众生不但没有“理悟”——何谓“本来空”,反而更加执迷于“我相”、“成佛相”,又钻进去了“二元对立、分别”的迷宫中,妄想、计度:

1.有“我”,以及“非我”;

2.“我”与“佛”不同,故“佛”属于“非我”的范畴。

3.那怎么说,“众生本来成佛”?佛陀妄语了,或根本就没有“一切种智”,导致前后矛盾?

如此种种疑惑,恰恰印证了,此经第一章所言:“病者妄执,由妄执故,非唯惑此虚空自性,亦复迷彼实华生处。由此妄有轮转生死,故名‘无明’。”

也就是说,此疑惑本身,就是“无明”的症状!

故此章,佛言:思惟犹幻化,何况诘虚妄?如是“分别”,非为正问。

事实上,佛陀非常明白,如此种种疑惑,不过是烟雾,其背后是——“贪”。对此不自知,就是——“痴”。而失察,会导致失控,失控会导致——“嗔”。如此,“贪、嗔、痴”三毒齐全,那么,业牵殊途,六道轮回,就在所难免了。

故佛言:先断“轮回根本”——“贪”,再来求“圆觉”。
---------------------------------------------------


*至于,到底为何会有“一念无明”?

参考《楞严经》里,“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同学,与佛陀的对话:

佛言:“汝称「觉明」,为「复性明」,称名为「觉」?[还是]为「觉」不明,[而独]称为「明」觉?”

富楼那言:“若此「不明」,名为「觉」者,则「无所明」。”

佛言:“妄为「明」觉。——觉非「所明」,[只是]因「明」立[其为]「所」。

「所」既妄立,[即]生汝「妄能」。

无「同、异」中,炽然成「异」;异彼所异,因异立「同」;同、异发明,因此复立「无同无异」。

如是扰乱,相待生劳,劳久发尘,自相浑浊,由是引起尘劳烦恼。
…………
「明」妄非他,觉「明」为咎。

「所妄」既立,明理不踰,以是因缘,听不出声,见不超色,色、香、味、触[等]六妄成就,由是分开:见、觉、闻、知。
…………
如是三种颠倒相续,皆是觉「明」,明「了」知性,因「了」发「相」,从妄见「生」,山河大地诸‘有为相’,次第迁流,因此虚妄,终而复始。”


*五十芥注:
简单地说,就是:此“明”,非但没有“觉”,反而是“无明”。

具体地说,就是:
此“明”,先确立“明”的存在,并以“觉”为作用对象,即“所”。再往“前”追溯,追认此“明”为造作者,即“能”。

如此,确认“能、所”,即有“分别”。因有分别,而有“诸相”。又因诸相,而有更多的分别……

但当,此“明”,尝试再往“前”追溯,却发现找不到“源头”;往“后”张望,亦看不到“尽头”。

于是,“明”——发现——自己——迷失了。

而实际上,“明”,本身就是“迷失”!

“明”之所「觉」,就是妄。“明”之所「了」,就是妄上加妄。“了”所发之「诸相」,更是妄上加妄妄。

故言:此“明”,就是“无明”。

譬如,朱元璋,建立了“大/明/王/朝”,不仅自封为皇帝,还追封了自己的老爹、爷爷……往前五代祖宗,为皇帝。

但若有人问朱元璋:“你的祖宗是何时,在何地当上皇帝的?”

对此,朱元璋只能说:“嗯,容朕想想。”——而实际上,无论朱元璋怎么想,都不会有答案,因为朱家的祖宗,本来就不是皇帝,都是“追封”的!

(感谢朱元璋同学的友情演出,譬喻到此结束。)

故知,“为何会有一念无明”——此问,本身就是再一次确认“无明”的存在,还企图认证“无明”的源头。

故说,此问本身,就是“无明”的症状!执着此问,既不会带来“答案”,更不会导向“圆觉”,反而只会徒增更多的贪、嗔、痴。

修行,不是为了寻找所谓的「正确答案、终极答案」,而是——「停下来」。



【2】 原经文
「于是,金刚藏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善为一切诸菩萨众,宣扬如来圆觉清净大陀罗尼、因地法行、渐次方便,与诸众生开发蒙昧。在会法众,承佛慈诲,幻翳朗然,慧目清净。

世尊,若诸众生本来成佛,何故复有一切无明?若诸‘无明’,众生本有,何因缘故,如来复说本来成佛?十方异生本成佛道,后起无明,一切如来何时复生一切烦恼?唯愿不舍无遮大慈,为诸菩萨开秘密藏,及为末世一切众生,得闻如是修多罗教了义法门,永断疑悔。”

[金刚藏菩萨]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金刚藏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问于如来甚深秘密,究竟方便,是诸菩萨最上教诲了义大乘,能使十方修学菩萨,及诸末世一切众生,得决定信,永断疑悔[1]。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时金刚藏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佛言:]“善男子,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2]。未出轮回,而辩圆觉,彼圆觉性即同流转,若免轮回,无有是处[3]。譬如动目,能摇湛水;又如定眼,由回转火;云驶月运,舟行岸移[4],亦复如是。善男子,诸旋未息,彼物先住,尚不可得,何况轮转生死垢心,曾未清净,观佛圆觉而不旋复?是故汝等便生三惑[5]。”

[佛言:]“善男子,譬如患翳,妄见空华;患翳若除,不可说言:‘此翳已灭,何时更起一切诸翳?’何以故?翳、华二法,非相待故[6]。亦如空华灭于空时,不可说言:‘虚空何时更起空华?’何以故?空本无华,非起灭故。生死涅盘同于起灭,妙觉圆照离于华翳。善男子,当知虚空非是暂有,亦非暂无,况复如来圆觉随顺而为虚空平等本性[7]。”

[佛言:]“善男子,如销金矿,金非销有,既已成金,不重为矿,经无穷时,金性不坏,不应说言:‘本非成就’[8]。如来圆觉亦复如是。善男子,一切如来妙圆觉心,本无菩提及与涅盘,亦无成佛及不成佛,无妄轮回及非轮回。

[佛言:]“善男子,但诸声闻所圆境界,身心语言皆悉断灭,终不能至彼之亲证所现涅盘,何况能以有思惟心,测度如来圆觉境界?[9]如取萤火烧须弥山,终不能着;以轮回心,生轮回见,入于如来大寂灭海,终不能至。是故我说,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先断无始轮回根本[10]。

[佛言:]“善男子,有作思惟,从有心起,皆是六尘妄想缘气,非实心体,已如空华[11]。用此思惟辨于佛境,犹如空华复结空果,展转妄想,无有是处[12]。善男子,虚妄浮心,多诸巧见[13],不能成就圆觉方便。如是分别,非为正问。”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金刚藏当知:
如来寂灭性,未曾有终始。
若以轮回心,思惟即旋复,
但至轮回际,不能入佛海。

譬如销金矿,金非销故有,
虽复本来金,终以销成就,
一成真金体,不复重为矿。

生死与涅盘,凡夫及诸佛,
同为空华相。

思惟犹幻化, 何况诘虚妄?
若能了此心, 然后求圆觉。”」

【3】 注解
[1]“永断疑悔”:

“疑”,即:对“诸圣谛”,仍有犹豫、疑惑,未能生坚定之“信”。为“五盖”之一,具体表现为:疑己,认为我不能入理;疑师,认为师不能善教;疑法,认为法不能导向“出离”,等等。

“悔”,即:追悔。具体表现为:意识到该行的善,未行;不该做的恶,做了。——追悔,容易导致“掉举”。而这两者皆是“妄动”,为“五盖”之一。


[2]“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种种取舍,皆是轮回”:

“一切世界”,可分为三种“世间”,对应三种“相续”,即:
1.器世间——世界相续
2.有情世间——众生相续
3.行世间——业果相续

“轮回”,归纳分类,共有以下三个特征:
1.分段的,有所谓的:
始、终——创变、极证;
生、灭——生起、落谢;
起、止——现行、调伏;
前、后——现在、未来;
有、无——住劫、空劫;
聚、散——成劫、坏劫。


2.相续的,即“念念相续”:
当眼、耳等六根门运作时,例如,看书、听歌时,每个刹那间,都有无数个“念头”(心路过程心)在不断生灭、相续。

当眼、耳等六根门不运作时,例如,昏迷时,每个刹那间,仍有无数个“有分心”(离心路过程心)在不断生灭、相续。

——而无论是“念头”,亦或是“有分心”,众生往往不能自知、自主。除非,众生如法修行。


3.分别的,即“种种取舍”:
取,执着“我”及“我所”,欣喜“常、乐、净”;
舍,厌离我之“不喜”,及“无常、苦、不净”。


[3]“未出轮回而辨圆觉,彼圆觉性即同流转。若免轮回,无有是处”:

如同,梦为幻,梦中之实物,亦为幻。可知,虚幻的“轮回之心”,其“所观”——“圆觉之境”,亦为虚幻。

也就是说,只要仍以“轮回之心”来测度、分别,连“出离轮回”,都不可能。——如同做梦时,梦见“醒了”,但实际上仍在做梦。

如同【综述】所言,众生误以为已经明白“一切皆空”,但却仍执着于“众生本来成佛”的结论,又落入“有相”中。——如此“分别”,难出“轮回”。


[4]“譬如动目,能摇湛水;又如定眼,由回转火;云驶月运,舟行岸移”:

此四个譬喻,可归纳为两组:

1.“动目、定目”,即:频频眨眼、定眼过久。这两种情况都会让眼睛疲惫,继而导致看到“幻觉”:静止的水,在波动、摇晃;旋转的火,形成如车轮般的圆环状。

2.“云-月、舟-岸”的譬喻,运用物理常识,即可理解。月、岸,本是静止的,但若以运动的云、舟为“参照物”,那么就变成月、岸在移动。

综上所述,动目、定目、云、舟,喻为“轮回之心”(生死垢心);水、火、月、岸,喻为“圆觉之境”。

前两者,动目、定目,皆落“边际”,仍在攀缘,执着于“有”或“无”,故其所取之“相”——动水、轮火,皆为虚幻。——故经言:凡所有相,皆为虚幻。

后两者,云、舟,则仍在妄动,且不自知,还误以为是月、岸在动。——典型的妄上加妄。

——故佛言:诸旋未息,彼物先住,尚不可得,何况轮转生死垢心,曾未清净,观佛圆觉而不旋复?


[5]“是故汝等便生三惑”,此“三惑”,即前面,金刚藏菩萨的“三问”。


[6]“翳、华二法,非相待故”:

“翳、华”,即第1~3章讲的“眼翳、空中花”的譬喻,详解见于前面三篇博文。

此处,旨在强调,“眼翳、空中花”两者之间没有联系。——不能说眼疾痊愈了,导致空中的花消失。因为,“空”中本来就没有“花”,故无所谓的“生灭”,故言“非相待”。


[7]“当知虚空非是暂有,亦非暂无,况复如来圆觉随顺而为虚空平等本性”:

由[6]可知,“虚空”本就无所谓的“生灭”。——“暂有、暂无”,是“分段”的概念。而“分段”,就是轮回的特征,参考[2]。

“圆觉”,如同“虚空”,周遍法界,无分别、无能所,故言“平等”。——故无所谓的“佛何时复生一切烦恼”的问题。


[8]“如销金矿,金非销有,既已成金,不重为矿,经无穷时,金性不坏,不应说言:‘本非成就’”:

此处“销金矿”的譬喻——“金”,喻为“圆觉”;“销”,喻为“如法修行”;矿中杂质,喻为“无明”——旨在析疑:

一解,为何说“一切众生本来成佛”?——正是因为矿中有金子,才能提炼出金子,若无金子,再怎么提炼,都是徒劳。

二破,众生之“疑惑”:如来何时复生一切烦恼?——偈言:“一成真金体,不复重为矿”。

三破,众生之“邪见”:若本来成佛,那么是否无须修行?——偈言:“虽复本来金,终以销成就”。


[9]“但诸声闻所圆境界,身心语言皆悉断灭,终不能至彼之亲证所现涅盘,何况能以有思惟心,测度如来圆觉境界”:

“但”,古文用法,通“只”。“有思维心”,指“轮回之心”。此句意为,众生连“声闻乘”——阿罗汉的境界——都无法亲证,更何况佛的境界。

*阿罗汉,四果圣者,断“十结”:
身见、戒禁取见、疑、欲贪、嗔恚
色爱、无色爱、掉举、我慢、无明


[10]“是故我说,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先断无始轮回根本”:

“轮回根本”,即“贪欲及爱渴”。详见后面一章,弥勒菩萨章,此处不多论述。


[11]“有作思惟,从有心起,皆是六尘妄想缘气,非实心体,已如空华”:

“心”,为“识体”;“六尘妄想缘气”,为“尘境”。心不断攀缘尘境,而有“思维”。不论是尘境,还是心、思维,皆是幻,没有实体,如同虚空中的花。


[12]“用此思惟辨于佛境,犹如空华复结空果,展转妄想,无有是处”:

“辨于佛境”,就是“对外探索”。而“对外探索”,其本身就是先确认“我”的存在,继而在“非我”的范畴——佛境——探索。如此探索,就是在进一步强化“我”。而这个动作,本身就是“无明”。

虚空中的花,本来就是“幻”。但众生却期望此“幻”(无明),能结出“果”(佛果)。——这简直是痴心妄想。


[13]“虚妄浮心,多诸巧见”:

此“巧见”,实乃“伪见”。虚云大师言:知见多端,习染深重。

故《地藏菩萨本愿经》言:“南阎浮提众生,其性刚强,难调难伏。”

佛于此章末,言:若能了此心,然后求圆觉。



优婆夷 五十芥
写于2019.04.23
修订于2019.06.15
发布于2019.07.07


*解读《圆觉经》系列:

《校正版〈圆觉经〉全文阅读》
《解读〈圆觉经〉00:梳理十二章的脉络》
《解读〈圆觉经〉01:文殊师利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2:普贤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3:普眼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4:金刚藏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5:弥勒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6:清净慧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7:威德自在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8:辩音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9:净诸业障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0:普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1:圆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2:贤善首菩萨章》
《最终篇:总结〈圆觉经〉修行之旅》
此文为“解读《圆觉经》”系列的第05号文。

先综述,再上原经文,后注解。

【1】 综述
对比前面四章,弥勒菩萨章的内容,是非常直观、易懂。

一说,断轮回根本:贪欲及爱渴。由“淫欲”,而有“四种生”:卵生、胎生、湿生、化生。

二说,轮回的三种性。根据所行的恶业、善业,以及修行(禅定),而有:恶种性、善种性、不动性。

三说,修行的五性差别。由“二障”:理障、事障,而有“五性”:凡夫种性、二乘种性(声闻、缘觉)、菩萨种性、不定种性、外道种性。

四说,菩萨度众生的方法。总的来说,就是:大悲为愿,方便为用。细说:因“无相、无生”(非爱为本),故可以“种种变化示现、入诸世间”。具体操作:布施、爱语、利行、同事(本章主讲“同事”)。

——总结:路在脚下,前方各种障碍、分岔口、注意事项,已清晰标记。你还在等什么?


*本章的辅助阅读:
《“情欲”就是一深坑,为何还要跳下去?》

《何谓“邪淫”?如何突破“欲爱”?——从6位头陀僧经历说起》

《佛法常用语解释1:什么是“慈悲”?》

《佛传五乘修行法门对比:人天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佛乘》


【2】 原经文
「于是,弥勒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广为菩萨开秘密藏,令诸大众深悟轮回,分别邪正,能施末世一切众生无畏道眼[1],于大涅盘生‘决定信’[2],无复重随轮转境界,起循环见。

世尊,若诸菩萨及末世众生,欲游如来大寂灭海,云何当断轮回根本?于诸轮回,有几种性?修佛菩提,几等差别?回入尘劳[3],当设几种教化方便,度诸众生?唯愿不舍救世大悲,令诸修行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慧目肃清,照曜心镜,圆悟如来无上知见[4]。”

[弥勒菩萨言:]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弥勒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请问如来深奥秘密微妙之义,令诸菩萨洁清慧目,及令一切末世众生永断轮回,心悟实相,具无生忍[5]。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时弥勒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佛言:]“善男子,一切众生从无始际[6],由有种种恩爱贪欲,故有轮回[7]。若诸世界一切种性——卵生、胎生、湿生、化生[8],皆因淫欲而正性命[9]。当知轮回,爱为根本。由有诸欲,助发爱性[10],是故能令生死相续。欲因爱生,命因欲有;众生爱命,还依欲本;爱欲为因,爱命为果[11]。由于欲境,起诸违顺境背爱心而生憎嫉,造种种业,是故复生地狱、饿鬼[12]。知欲可厌,爱厌业道,舍恶乐善,复现天、人[13]。又知诸爱可厌恶故,弃爱乐舍,还滋爱本,便现有为增上善果,皆轮回故,不成圣道[14]。是故众生欲脱生死,免诸轮回,先断贪欲及除爱渴。

善男子,菩萨变化示现世间,非爱为本,但以慈悲令彼舍爱,假诸贪欲而入生死[15]。若诸末世一切众生,能舍诸欲及除憎爱,永断轮回,勤求如来圆觉境界,于清净心便得开悟。”

[佛言:]“善男子,一切众生由本贪欲,发挥无明[16],显出五性差别不等,依二种障而现深浅。

云何二障?一者理障,碍正知见;二者事障,续诸生死。[17]

云何五性?善男子,若此二障未得断灭,名未成佛。若诸众生永舍贪欲,先除事障,未断理障,但能悟入声闻、缘觉,未能显住菩萨境界。善男子,若诸末世一切众生,欲泛如来大圆觉海,先当发愿勤断二障,二障已伏,即能悟入菩萨境界。若事、理障已永断灭,即入如来微妙圆觉,满足菩提及大涅盘。

善男子,一切众生皆证圆觉,逢善知识依彼所作因地法行,尔时修习便有顿渐;若遇如来无上菩提正修行路,根无大小,皆成佛果。若诸众生虽求善友,遇邪见者,未得正悟,是则名为外道种性,邪师过谬,非众生咎。是名众生五性差别。[18]”

[佛言:]“善男子,菩萨唯以大悲方便,入诸世间,开发未悟[19],乃至示现种种形相[20],逆顺境界,与其同事,化令成佛,皆依无始清净愿力[21]。若诸末世一切众生,于大圆觉起增上心,当发菩萨清净大愿,应作是言:‘愿我今者住佛圆觉,求善知识,莫值外道及与二乘。’依愿修行,渐断诸障,障尽愿满,便登解脱清净法殿,证大圆觉妙庄严域。”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弥勒汝当知:
一切诸众生,不得大解脱,
皆由贪欲故,堕落于生死。

若能断憎爱,及与贪嗔痴,
不因差别性,皆得成佛道。
二障永销灭,求师得正悟,
随顺菩萨愿,依止大涅盘。

十方诸菩萨,皆以大悲愿,
示现入生死。

现在修行者, 及末世众生,
勤断诸爱见, 便归大圆觉。”」




【3】 注解

[1]“分别邪正,能施末世一切众生无畏道眼”:

“邪”,即:邪见,以有思维心,起轮回见。
“正”,即:正见,知诸法皆空,本有佛性。

于甚深佛法,生信无疑,故言:无畏。得正见,入圣道,故称:道眼。

*延伸阅读,何谓“五眼”:
1.肉眼:有物理障碍,则不能见。凡夫众生所拥有;

2.天眼:能穿过物理障碍,超越时间和空间,但只能见到事物的表象。天人、神通者所有;

3.慧眼:只能见到事物的内理。阿罗汉、缘觉所有;

4.法眼:能见表象,能见内理,但不能同时见两者。大菩萨所有;

5.佛眼:能同时见到表象和内理,全知全见。唯佛陀独有。


[2]“于大涅盘生‘决定信’”:

声闻乘的初果圣者,断“有身见”、“戒禁取”、“疑”,而“入圣流”。

菩萨乘的初地、二、三地菩萨,忆佛生净、闻法生信、见僧生敬,而得“信忍”。(忍,意为“安住”。以安住于“信”故,而名“信忍”)

可见,断疑、生信,于修行路上,具里程碑的意义——更改“种姓”。故称“决定信”。


[3]“回入尘劳”:

此处“尘劳”,意为“世间”。世间往往充斥着烦恼尘境(外在)、造作劳虑(内在),故以“尘劳”代指“世间”。

凡夫:感受=尘劳=世间
圣者:观力=清净=出世间


[4]“慧目肃清,照曜心镜,圆悟如来无上知见”:

“慧目”:无畏道眼。
“肃清”:眼翳已除。
“心镜”:喻心如镜,本来明。
“照耀”:“心镜”如摩尼宝珠,映于五色,而实“无染”。

——慧目既清,心镜本明、无染,故能“圆悟”。

“如来无上知见”,即“一切种智”:通达“总相”与“差别相”,知两相乃一相,一相乃万相,万相乃无相,“空、有”圆融而妙运。——此智,唯佛独有。


[5]“令一切末世众生永断轮回,心悟实相,具无生忍”:

此“实相”,指“本来无生”,即:无相。

“无生忍”,又称“无生法忍”,意为安住于“无生”,悟无人、无我、无众生。七、八、九地菩萨具此“忍”。


[6]“一切众生从无始际”:

“无明”,没有所谓的“开始、边际”,故称“无始”。详解见,前一章,金刚藏菩萨章的【综述】。


[7]“由有种种恩爱贪欲,故有轮回”:

“欲”,指“五欲”。“粗五欲”,即:财、色(男女色)、名、食、睡;“细五欲”,即:色、声、香、味、触。

此处强调“恩爱贪欲”,即“淫欲”,为轮回根本。

《楞严经》言:“流爱为种,纳想为胎,交遘发生,吸引同业。故有因缘生羯罗蓝、遏蒱昙等,胎、卵、湿、化随其所应。”


[8]“若诸世界一切种性——卵生、胎生、湿生、化生”:

参考《瑜伽师地论》,可知:
天人、地狱,皆“化生”;
饿鬼、傍生、阿修罗,“四生”皆有;
人主要是“胎生”,但也有“卵生、湿生、化生”。


[9]“皆因淫欲而正性命”:

“淫”,谓“耽染、爱着”。纵使是欲界天的天人,皆“化生”,亦不免“行淫”,只不过形式各有不同:

四天王天,行淫与人类相同,男根女根接触,会流污秽;
三十三天(忉利天),行淫与人类相似,男女两根接触,但只过风,不流秽;
夜摩天,男女互相拥抱即可;
兜率天,男女执手即成欲乐;
化乐天,男女相视而笑即可;
他化自在天,男女对视即成欲乐。


[10]“由有诸欲,助发爱性”:

“诸欲”,即:粗五欲、细五欲。

“爱性”,指:不断攀缘、黏着的“心”。


[11]“欲因爱生,命因欲有;众生爱命,还依欲本;爱欲为因,爱命为果”:

欲,此处指“淫欲”;爱,指“攀缘、黏着”;命,指“生命、命根”。

整句,可分三层来理解:
1.有爱(黏着)→有淫(身体接触)→有命(“新生命”诞生)。

2.欲之本,即“身”。命,亦依“身”而有。故众生爱命,即爱“身”。

3.爱欲,即“爱身”,为因。爱命,即“爱命根”,为果。——无论是“因”,还是“果”,都黏着于此“身”。

——综上所述,可知众生黏着于“身”,耽染于“淫”,其本质是“痴”,痴迷于有“我”,及“我身”、“我受”(我在享乐、享福)等。而“贪欲”,特别是“淫欲”,不断地提醒、强调“我”的存在。故,众生愈“贪”,愈“痴”,愈“轮回”。

*有些众生,不存己欲,故可舍弃身命。这些众生,往往被敬称为“菩萨”。


[12]“由于欲境,起诸违顺,境背爱心而生憎嫉,造种种业,是故复生地狱、饿鬼”:

此处开始,正答弥勒菩萨之问:于诸轮回,有几种性?

此为第一种“轮回性”:恶种性。

由[11]可知,众生“痴”迷有我,“贪”着欲乐。而当欲境(欲乐对象),不顺从“我心”,“我”即起憎嫉,即“嗔恚”。

如此,“贪、嗔、痴”三毒齐备,造业就在所难免,而且往往是恶业(十不善业)。由恶业成熟故,则投生“三恶趣”(地狱、饿鬼、傍生)。

此“三恶趣”,即:恶种性。


[13]“知欲可厌,爱厌业道,舍恶乐善,复现天、人”:

此为第二种“轮回性”:善种性。

当众生,知道“欲乐”的过患,选择奉持“十善业”。由善业成熟故,即往生“三善趣”(天、人、阿修罗)。

此“三善趣”,即:善种性。

*十善业:
身门: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
口门: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
意门:不贪、不嗔、不痴(不邪见)


[14]“又知诸爱可厌恶故,弃爱乐舍,还滋爱本,便现有为增上善果,皆轮回故,不成圣道”:

此为第三种“轮回性”:不动性。

前面[13]指的“天人”,为欲界天人。此处“不动性”,特指往生“色界、无色界”的梵天人。

梵天人,已弃“爱”(淫欲),而乐住于“舍”(禅悦)。——相比起欲界“粗糙”的“欲爱”,禅悦的体验,更微妙,更极致,体验感更好。但恰恰是这样,梵天人反而耽着于“禅悦”。——这是另外一种“爱”。故说“还滋爱本”。

又因梵天人,只是在禅定中镇伏了贪欲、嗔恚等烦恼,并未断除“我执、法执”。当其“天寿”尽时,亦不免轮回。故说“不成圣道”。

但其“正报”,比欲界天人、人等更殊胜,而且培养了更好的“等流性”(梵行,即“不淫”)。故说“有为增上善果”。


[15]“菩萨变化示现世间,非爱为本,但以慈悲令彼舍爱,假诸贪欲而入生死”:

菩萨“示现世间”,是因为“大悲”。《维摩诘所说经》言:“众生病,则菩萨病。菩萨病者,以大悲起。”

“非爱为本”,非爱,即“不贪”,其本质是体证“无相、无生”。不贪,才有“大智”,入诸尘世间,而不染着。


[16]“一切众生由本贪欲,发挥无明”:

贪欲之本,即“痴”,妄认有“我”,及“我身”、“我受”、“我作”等。此“痴”,就是“无明”的症状。


[17]“二障”:

1.“理障”,又名“所知障”:即“根本无明”。无明盖覆,令不显现、不通达“圆觉境”(本来清净、圆满)。——迷而不知,故说“碍正知见”。

2.“事障”,又名“烦恼障”:即“贪、嗔、痴、慢”。执我为痴,因痴有贪,违我有嗔,恃我有慢,起诸烦恼,恼乱身心,令不寂静;造作起业,六道受报,无有停时。——业报循环,故说“续诸生死”。


[18]“五性差别”:

此处,正答弥勒菩萨之问:修佛菩提,几等差别?

1.凡夫种性。“二障未得断灭,名未成佛”。

2.二乘种性。“永舍贪欲,先除事障,未断理障”。二乘,指声闻、缘觉。依四谛圣,修“断”者,为声闻种性;依十二因缘,修“断”者,为缘觉种性。

3.菩萨种性。“发愿勤断二障,二障已伏”。

4.不定种性。“逢善知识,依彼所作因地法行”。譬如,遇声闻乘的善知识,则修“四圣谛”;遇缘觉乘,则修“十二因缘”;遇菩萨乘,则修“六波罗蜜”。故说“不定”。

5.外道种性。“虽求善友,遇邪见者,未得正悟”。

*凡夫种性、不定种性的不同点在于:前者,不知求道,未解修习;后者,既已发心,欲求断障。

*佛:事、理障已永断灭,满足菩提及大涅盘。


[19]“菩萨唯以大悲方便,入诸世间,开发未悟”:

此处开始,正答弥勒菩萨之问:当设几种教化方便,度诸众生?

此方法,是[15]的“升级版”。

大悲(无相、无生),为“体、愿”。方便(变化、示现),为“用、智”。

菩萨,以愿力、方便力,主动,入诸世间;
众生,因业力、烦恼力,被动,续诸生死。

《思益梵天所问经》言:“众生行世间,而不知世间。菩萨行世间,明了世间相。世间虚空相,虚空亦无相。菩萨知如是,不染于世间。”

故菩萨出手,“开发未悟”众生:令知诸法无我,故“空”;诸法无生,故“无相”。

菩萨的出手:慈、悲、喜、舍
众生的出手:贪、嗔、怖、痴


[20]“乃至示现种种形相”:

最经典的示例,莫过于《楞严经》里,观世音菩萨,现三十二应身,入诸国土:

若诸菩萨入三摩地……我现“佛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若诸有学断十二缘……我于彼前现“缘觉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若诸有学得四谛空……我于彼前现“声闻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


[21]“逆顺境界,与其同事,化令成佛,皆依无始清净愿力”:

“同事”,是菩萨度众生的“四摄法”之一。

*四摄法:
布施:以物予人、以法施人
爱语:柔软语、适时语、有益语
利行:助人成事
同事:与人同工

对此,最经典的诠释,莫过于《首楞严三昧经》里,有一菩萨,名“魔界行不污”。知诸魔女宿缘应度,即时化作二百天子,色貌端严,如本身无异。又作二百宝交露台,胜魔宫殿。

是诸魔女,皆自见身在此宝台中,各各自谓:“与此菩萨共相娱乐。”所愿得满,淫欲意息,皆生深心,爱敬菩萨。

菩萨即时,随其所应,而为说法。诸魔女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上述示例的,魔界行不污菩萨,能如此“示现、同事、利行”,就是“依无始清净愿力”。——不但已证得“无生法忍”(无相、无生),还安装了“首楞严三昧”——十地及以上菩萨,专享的高级App。

但若“菩萨”仍有“染心、垢心”,那么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诸法无行经》言:“提婆达多,有大功德善根,成就三十二大人相。有如是功德,不知如是法相故,断灭善根,堕大地狱。”

故众生还是先舍诸欲,及除憎爱。

亦即偈子所言:勤断诸爱见。


优婆夷 五十芥
写于2019.04.25
修订于2019.06.15
发布于2019.07.07

*解读《圆觉经》系列:

《校正版〈圆觉经〉全文阅读》
《解读〈圆觉经〉00:梳理十二章的脉络》
《解读〈圆觉经〉01:文殊师利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2:普贤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3:普眼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4:金刚藏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5:弥勒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6:清净慧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7:威德自在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8:辩音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9:净诸业障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0:普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1:圆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2:贤善首菩萨章》
《最终篇:总结〈圆觉经〉修行之旅》


此文为“解读《圆觉经》”系列的第06号文。

先综述,再上原经文,后注解。

【1】 综述
第六章,清净慧菩萨章,是《圆觉经》的关键章,上承前五章内容,提炼概括全经的重点——何谓“圆觉、随顺”;下启后六章,具体、渐次的修行法门。

诸佛因地修行,圆觉为“本”,随顺为“用”。圆觉:元自“无生、平等”,故无“所取”,亦无“能证”,圆觉而无“圆觉相”;随顺:觉知而不分别,观照而不黏着,故能种种变化示现、出入世间,自在、方便无碍。

然众生迷痴、执取,造作、妄功用,故有众生、菩萨与佛的区别:

1.凡夫随顺觉性(初发心菩萨):虽断粗念,但却黏着于“净”相,故有碍。

2.菩萨未入地者随顺觉性(初地至六地菩萨):虽除“净”相,但却住于“觉”相,故有碍。

3.菩萨已入地者随顺觉性(七地及以上菩萨):虽断细念,但仍以碍为碍,以法为法,未达圆融。

4.如来随顺觉性(佛地):通达一切烦恼,毕竟解脱;照了诸相,犹如虚空。

——如何突破?关键在于:内无欲(贪爱、取舍),外无住(攀缘、黏着)。也就是:随顺。


*相关内容
北传佛教,菩萨诸地的称谓:
初地-欢喜地(种姓改变)
二地-离垢地
三地-发光地(光明地)
四地-焰慧地
五地-难胜地
六地-现前地(能入涅槃)
七地-远行地(证“无生法忍”,念念能入涅槃)
八地-不动地(证“能所俱泯”)
九地-善慧地
十地-法云地(受职地)
十一地-等觉菩萨(一生补处菩萨,例如:弥勒)
十二地-妙觉菩萨(佛,例如:释迦牟尼)


【2】 原经文
「于是,清净慧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为我等辈广说如是不思议事,本所不见,本所不闻。我等今者蒙佛善诱,身心泰然,得大饶益。愿为诸来一切法众,重宣法王圆满觉性。一切众生及诸菩萨、如来世尊所证所得,云何差别?令末世众生闻此圣教,随顺开悟,渐次能入。”

[清净慧菩萨]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清净慧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末世众生,请问如来渐次差别。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时清净慧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佛言:]“善男子,圆觉自性,非性性有。循诸性起,无取无证[1]。于实相中,实无菩萨及诸众生。何以故?菩萨、众生皆是幻化,幻化灭故,无取证者[2]。譬如眼根,不自见眼[3]。性自平等,无平等者[4]。众生迷倒,未能除灭一切幻化,于灭未灭,妄功用中,便显差别[5]。若得如来寂灭随顺,实无寂灭及寂灭者。”

[佛言:]“善男子,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由妄想我及爱我者,曾不自知,念念生灭,故起憎爱,耽著五欲[6]。若遇善友,教令开悟净,圆觉性,发明起灭[7],即知此生,性自劳虑。若复有人,劳虑永断,得法界净,即彼‘净解’为自障碍,故于圆觉而不自在,此名‘凡夫随顺觉性’[8]。”

[佛言:]“善男子,一切菩萨见解为碍,虽断解碍,犹住见觉,觉碍为碍而不自在,此名‘菩萨未入地者随顺觉性’[9]。”

[佛言:]“善男子,有照有觉,俱名障碍,是故菩萨常觉不住,照与照者同时寂灭[10]。譬如有人自断其首,首已断故,无能断者;则以碍心自灭诸碍,碍已断灭,无灭碍者[11]。修多罗教如标月指,若复见月,了知所标毕竟非月。一切如来种种言说,开示菩萨亦复如是。此名‘菩萨已入地者随顺觉性’[12]。”

[佛言:]“善男子,一切障碍即究竟觉,得念、失念,无非解脱;成法、破法,皆名涅盘;智慧、愚痴,通为般若;菩萨、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无明、真如,无异境界;诸戒定慧及淫怒痴,俱是梵行;众生、国土,同一法性;地狱、天宫,皆为净土;有性、无性,齐成佛道;一切烦恼,毕竟解脱;法界海慧,照了诸相,犹如虚空。此名‘如来随顺觉性’[13]。”

[佛言:]“善男子,但诸菩萨及末世众生,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辨真实。彼诸众生闻是法门,信解受持,不生惊畏,是则名为‘随顺觉性’[14]。”

善男子,汝等当知,如是众生已曾供养百千万亿恒河沙诸佛及大菩萨,植众德本[15]。佛说是人,名为成就‘一切种智’[16]。”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清净慧当知:
圆满菩提性,无取亦无证,无菩萨众生。
觉与未觉时,渐次有差别,
众生为解碍,菩萨未离觉,
入地永寂灭,不住一切相,
大觉悉圆满,名为遍随顺。

末世诸众生,心不生虚妄,
佛说如是人,现世即菩萨;
供养恒沙佛,功德已圆满;
虽有多方便,皆名随顺智。”」


【3】 注解

[1]“圆觉自性,非性性有,循诸性起,无取无证”:

“圆觉自性”,即:平等真如之法性。此法性,一切众生本有,故称“自性”。而不是前一章讲的“五性”(此五性,因“二障”而有)。

“非性性有”,意为:并非此“圆觉自性”中有修证次第之差别。

“循诸性起”,意为:此差别,是循随众生、菩萨之性而有,亦即是,随缘而现,不是本有。

“无取无证”,意为:圆觉自性,为本有,故此圆觉自性中,既无“所取”之法,亦无“能证”之众生、菩萨。


[2]“菩萨、众生皆是幻化,幻化灭故,无取证者”:

此处进一步讲解,为何“圆觉自性”中,无取亦无证。意同第三章,普眼菩萨章所言:“对离幻垢,说名“菩萨”。垢尽对除,即无对垢及说名者。”


[3]“譬如眼根,不自见眼”:

此譬喻,意为:“圆觉”不自取证于“圆觉”。——“圆觉”本已“觉”,无须再次取证于自身。若再次取证,就是“无明”。《楞严经》言:“妄为「明」觉,觉非「所明」,因「明」立「所」。”

详解参考第四章,金刚藏菩萨章的【综述】。


[4]“性自平等,无平等者”:

此性,指上述的“圆觉自性”。本来平等,无分别,无诸相,无须强使之平等,故说“无平等者”。

譬如,以金铸器,或铸成杯子,或盘子。此杯子、盘子,不过是使用者(众生)分别执取,而赋予的名字(诸相),但其本质皆为金子(圆觉自性)。


[5]“众生迷倒,未能除灭一切幻化,于灭未灭,妄功用中,便显差别”:

此处讲解,“众生”为何是“众生”,而非佛(觉悟者)。

“众生迷倒”,意同第一章,文殊菩萨章所言:“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种种颠倒,犹如迷人,四方易处,妄认四大为自身相,六尘缘影为自心相……”

“妄功用”:于圆觉境界,始知烦恼本无。如同第一章,文殊师利菩萨章所言:“非作故无,本性无故。”——既无“所灭”之对象,故无须“能灭”之功用。故说“功用”亦是虚妄。——但若未达“圆觉”,则因此“妄功用”的不同,而有渐次差别,具体表现为四种“随顺觉性”。


[6]“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由妄想我及爱我者,曾不自知,念念生灭,故起憎爱,耽著五欲”:

“由妄想我及爱我者”:执迷有一个“我”,继而贪爱、黏着于“我身、我命”等。——这正正是“无明”之症、轮回之因。

“故起憎爱”,指:诸境违逆我,则生“憎”(嗔恚);顺从“我”,则生“爱”(贪欲)。由此,故有第五章,弥勒菩萨章所言的,“轮回之三种性”:恶种性、善种性、不动性。


[7]“若遇善友,教令开悟,净圆觉性,发明起灭”:

“发明起灭”,意即:无论是诸念的生起,还是灭去,皆可如实观照。


[8]“即知此生,性自劳虑。若复有人,劳虑永断,得法界净,即彼‘净解’为自障碍,故于圆觉而不自在,此名‘凡夫随顺觉性’”:

“即知”,由[7]所言之“观照”而“理悟”。

“性自劳虑”:此“性”,指:众生的“分别之心”。此心,念念不断,无有停时。具体表现为:对外攀缘、执取,于内造作、计度。故称“劳虑”。

“法界”,含摄一切世间。“法界净”,亦称“法眼净”,即了知身心本无,一切幻化。

“即彼净解为自障碍”:彼“粗念”断,而得“轻安”,故称“净”。然心生贪爱,反执着于“净”,故称“自障碍”。——可见,如此“净解”,实际上是“净缚”。只是“理悟”,未达“证悟”。


[9]“一切菩萨见解为碍,虽断解碍,犹住见觉,觉碍为碍而不自在,此名‘菩萨未入地者随顺觉性’”:

此处的“解碍”,即上述[8]所言之“净解”。

“见觉”,于“净解”而言,更进一步:净解,为“所照”之境;而见觉,则是“能观”之智。——但若黏着此“觉”,此“觉”则变成另外一种碍。


[10]“有照有觉,俱名障碍,是故菩萨常觉不住,照与照者同时寂灭”:

“不住”,即“不黏着”。菩萨不假功用,而无时不觉,离种种相,故称“常觉不住”。

此处的“照”,指“所照”之碍;照者,指“能照”之觉,两者皆着“相”。——常“照觉”而“无照觉之相”,故称“照与照者同时寂灭”。亦即是,偈子所言:“入地永寂灭,不住一切相。”


[11]“譬如有人自断其首,首已断故,无能断者;则以碍心自灭诸碍,碍己断灭,无灭碍者。”

“其首”,喻为“诸碍”,为“所觉”之碍。能断者,喻为“碍心”,为“能觉”之觉。

“以碍心自灭诸碍”,意同第二章,普贤菩萨章的“两木相因,灰飞烟灭”的譬喻。


[12]“修多罗教如标月指,若复见月,了知所标毕竟非月。一切如来种种言说,开示菩萨亦复如是。此名‘菩萨已入地者随顺觉性’”:

“修多罗教”,喻为标月之手指,直译为“经教”,意为:修行法门。

“了知所标毕竟非月”,此处“所标”,即修行法门。意为:旨在“月”(觉悟),而非“手指”(导向觉悟之修行法门)。既已见“月”,则需舍“手指”。若仍执着于“手指”,此“手指”则成为另一种碍。——意同《金刚经》所言:“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13]“一切障碍即究竟觉……此名如来随顺觉性”:

此处为佛的境界。详列有“十对”关系:

1.智-识:得念、失念,无非解脱;

2.成-破:成法、破法,皆名涅盘;

3.智-愚:智慧、愚痴,通为般若;

4.正-邪:菩萨、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

5.妄-真:无明、真如,无异境界;

6.净-染:诸戒定慧及淫怒痴,俱是梵行;

7.正-依:众生、国土,同一法性;(正报,指神识所居之肉身肉体;依报,指肉身所处之外部环境)

8.苦-乐:地狱、天宫,皆为净土;

9.有性-无性:有性、无性,齐成佛道;(“有性”,指三乘性,即声闻、缘觉、菩萨;“无性”,指无有出世功德种性,又名“一阐提”)

10.缚-解:一切烦恼,毕竟解脱;

——“智、愚”等诸相,不过是假立,实不离觉性,平等无分别。故说,“法界海慧(佛智),照了诸相,犹如虚空。”——意同第三章,普眼菩萨章所言:“修习此心得成就者,于此无修亦无成就,圆觉普照,寂灭无二。”


[14]“但诸菩萨及末世众生,……是则名为随顺觉性”:

此处,既是详解“随顺觉性”,亦是修行法门,总的来说就是“心不生虚妄”,细说则有五个梯度:

1.“居一切时,不起妄念”;(外不攀缘,内不分别)

2.“于诸妄心,亦不息灭”;(元本“无生”,非作故无)

3.“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不计度分别,不欣厌取舍)

4.“于无了知,不辨真实”;(如“眼不自见眼”)

5.“彼诸众生闻是法门,信解受持,不生惊畏”;(生信断疑)


[15]“如是众生已曾供养百千万亿恒河沙诸佛及大菩萨,植众德本”:

“植众德本”:此处所指,不仅是“积累功德”,更是积累“成佛的菩提资粮”,圆满“波罗蜜”。


[16]“佛说是人,名为成就一切种智”:

此“人”,即偈子所言:“现世即菩萨”。

“成就一切种智”:一切种智,唯佛独有。此处,意为“成就佛果”。


五十芥
写于2019.05.05
修订于2019.06.16
发布于2019.07.07

*解读《圆觉经》系列:

《校正版〈圆觉经〉全文阅读》
《解读〈圆觉经〉00:梳理十二章的脉络》
《解读〈圆觉经〉01:文殊师利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2:普贤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3:普眼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4:金刚藏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5:弥勒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6:清净慧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7:威德自在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8:辩音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9:净诸业障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0:普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1:圆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2:贤善首菩萨章》
《最终篇:总结〈圆觉经〉修行之旅》


此文为“解读《圆觉经》”系列的第07号文。

先综述,再上原经文,后注解。

【1】 综述
此章,威德自在菩萨章,将甚深之“圆觉”法门,浓缩、概括为三种修习法。

但要注意的是,此三种修习法的称谓——奢摩他、三摩钵提、禅那——皆由梵语/巴利语翻译成古文,皆是“定”的别称。但于此章中,既有“定”,亦有“观”。故,阅读、理解此章,需超越“文字相”——越过“译文(由梵入汉)”和“古文(由古入今)”这两重障碍。

此三法门皆以“净觉心”为基础,具体释义如下:
1.奢摩他,梵语Samatha的音译,此处意为:止
入门方向:依“止”修习
具体操作:止身心(取静、澄诸念)→观身心(觉识烦动)→生“慧、定力”
特点:先“止”后“观”,如镜照诸像
效果:明“心”即佛
对应:《圆觉经》第三章,普眼菩萨章


2.三摩钵提,梵语Samopatti的音译,此处意为:等持
入门方向:依“幻”修习
具体操作:观身心(知觉心性及与根尘)→以幻修幻(即起诸幻以除幻者)→生“慧、变化力”
特点:直接“观”,如苗渐增长
效果:种种变化示现,自在无碍
对应:《圆觉经》第二章,普贤菩萨章


3.禅那,巴利语Jhana的音译(梵语为dhyana,音译为“驮那演那”),此处意为:静虑。
入门方向:依“空”修习
具体操作:本“无生”→超越身心→生“慧、寂灭力”
特点:“止观”双运,如彼器中锽
效果:于诸尘境而不染
对应:《圆觉经》第一章,文殊师利菩萨章


【2】
「于是,威德自在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广为我等分别如是随顺觉性,令诸菩萨觉心光明,承佛圆音,不因修习而得善利[1]。世尊,譬如大城,外有四门,随方来者,非止一路[2];一切菩萨庄严佛国及成菩提,非一方便。唯愿世尊,广为我等宣说一切方便渐次,并修行人总有几种?令此会菩萨及末世众生求大乘者,速得开悟,游戏如来大寂灭海。”

[威德自在菩萨]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威德自在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问于如来如是方便。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时威德自在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佛言:]“善男子,无上妙觉遍诸十方,出生如来与一切法,同体平等[3],于诸修行,实无有二。方便随顺,其数无量;圆摄所归,循性差别,当有三种[4]。”

[佛言:]“善男子,若诸菩萨悟净圆觉,以净觉心[5],取静为行,由澄诸念,觉识烦动,静慧发生,身心客尘从此永灭,便能内发‘寂静轻安’[6]。由寂静故,十方世界诸如来心,于中显现,如镜中像[7]。此方便者,名‘奢摩他’。”

[佛言:]“善男子,若诸菩萨悟净圆觉,以净觉心,知觉心性及与根尘皆因幻化,即起诸幻以除幻者,变化诸幻而开幻众,由起幻故,便能内发‘大悲轻安’[8]。一切菩萨从此起行,渐次增进。彼观幻者,非同幻故,非同幻观,皆是幻故,幻相永离[9]。是诸菩萨所圆妙行,如土长苗。[10]此方便者,名‘三摩钵提’。”

[佛言:]“善男子,若诸菩萨悟净圆觉,以净觉心,不取幻化及诸净相[11],了知身心皆为挂碍,无‘知、觉、明’,不依诸碍,永得超过‘碍、无碍境’,受用世界及与身心[12]。相在尘域,如器中锽,声出于外[13]。烦恼、涅盘不相留碍,便能内发‘寂灭轻安’[14]。妙觉随顺寂灭境界,自、他身心所不能及,众生、寿命皆为浮想[15]。此方便者,名为‘禅那’。”

[佛言:]“善男子,此三法门皆是圆觉,亲近随顺,十方如来因此成佛。十方菩萨种种方便、一切同异,皆依如是三种事业,若得圆证,即成圆觉。善男子,假使有人修于圣道,教化成就百千万亿阿罗汉、辟支佛果,不如有人闻此圆觉无碍法门,一刹那顷随顺修习。”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威德汝当知:
无上大觉心,本际无二相,
随顺诸方便,其数即无量。
如来总开示,便有三种类:
寂静奢摩他,如镜照诸像;
如幻三摩提,如苗渐增长;
禅那唯寂灭,如彼器中锽。
三种妙法门,皆是觉随顺。
十方诸如来,及诸大菩萨,
因此得成道,三事圆证故,
名究竟涅盘。”」


【3】 注解

[1]“令诸菩萨觉心光明,承佛圆音,不因修习而得善利”:

此处,虽讲“未修习者”的善利——仅仅是闻佛说法,已能生信、悟入,法喜充满——实旨在强调——何况勤修习之?


[2]“譬如大城,外有四门,随方来者,非止一路”:

“大城”,喻为:圆觉;
“四门”,喻为:修行法门;
“随方来者”,喻为:根器不一的菩萨行者;
“非止一路”,喻为:非一方便。


[3]“无上妙觉遍诸十方,出生如来与一切法,同体平等”:

“无上妙觉”,即前面几章所言之“妙圆觉性”;

“出生如来与一切法”,即诸佛同证同修,亦即是:诸佛、法,皆从此“圆觉”出。具体来说,就是:悟此圆觉,则出一切净法,即“成佛”;迷此圆觉,则出一切染法,即“众生”。

“同体平等”:法性圆满,本无“迷、悟”,亦无“凡、圣”之别,故称“平等”。意同第三章,普眼菩萨章所言:“修习此心,得成就者,……始知众生本来成佛,生死涅盘,犹如昨梦。”


[4]“于诸修行,实无有二。方便随顺,其数无量;圆摄所归,循性差别,当有三种”:

“实无有二、圆摄所归”,皆指:圆觉;

“循性差别”,此“性”指:众生的根性。意为:循随众生根性利、钝之不同,而应量说法。


[5]“若诸菩萨悟净圆觉,以净觉心”:

此为下面三种修习法门的基础:以因地心,悟佛地果。此佛地果,即“圆觉”。诸菩萨行者以此觉悟,于因地实修,趣向佛果,不取邪见、邪行。


[6]“取静为行,由澄诸念,觉识烦动,静慧发生,身心客尘从此永灭,便能内发寂静轻安”:

“由澄诸念,觉识烦动”:此处,以水作譬喻。“诸念”,即:水之波浪,为“粗念”,直接、猛烈。水静时,即澄清。——修“止”,生“定”,除“粗念”。

“识”,即:水之流动性,为“细念”,隐秘、持续,无有停时,故言“烦动”。——修“观”,生“慧”,断“细念”。

故知,此“识”,非智,实乃“无明”。——弥勒菩萨言:“分别是识,无分别是智。依识染,依智净。染有生死,净无诸佛。”


“静慧发生”:此处,以火作譬喻。凡夫之慧,如同风中之火,动摇不定,是“散慧”。而菩萨由定生慧,如不动之火,朗然明照,为“静慧”。

“寂静轻安”:“轻安”,相对“粗重”而言。众生如负重劳走,不得自主,无有停时,四威仪中,行、住、坐、卧皆难久持。而菩萨内依静而生轻安,如人已释重负。——此处之轻安的特点是“寂静”,亦即是“定”。


[8]“由寂静故,十方世界诸如来心,于中显现,如镜中像”:

尘垢尽,则镜明。镜明,则像像历然;智显,则心心交映。意同《达摩悟性论》所言:“上上智之人,内照圆寂,明心即佛。”


[8]“知觉心性及与根尘皆因幻化,即起诸幻以除幻者,变化诸幻而开幻众,由起幻故,便能内发大悲轻安”:

“心性、根尘”,即:自心相(六识)、自身相(六根门)、诸外尘境(六尘)。

“起诸幻以除幻者”,意同第二章,普贤菩萨章所言:“譬如钻火,两木相因,火出木尽,灰飞烟灭。”

“变化诸幻而开幻众”:此“变化”,指:不可思议之“变化力”(方便力)。如《楞严经》所言,观世音菩萨现三十二应身,入诸国土,广作佛事。

“由起幻故,便能内发‘大悲轻安’”:此处“轻安”的特点是“大悲”,意即:菩萨之“同体大悲”。

悟己身心如幻,理推诸众生,故无所谓的众生、菩萨,故称“同体”。

“悲”,即“四无量心”(慈、悲、喜、舍)之一,意为“拔苦”。

观世音菩萨言:“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

相关博文:《佛法常用语解释1:什么是“慈悲”?》


[9]“彼观幻者,非同幻故,非同幻观,皆是幻故,幻相永离”:

“观”,即“能观”之智;“幻者”,即“所观”之境。

“彼观幻者”,指“能观”;
“非同幻故”,指“能观”不同于“所观”;
“非同幻观”,指“能观”非“智”,实为“识”,亦为幻;
——只有“能、所”俱泯,方为“幻相永离”。


[10]“是诸菩萨所圆妙行,如土长苗”:

此譬喻,一指:菩萨依此,则如苗长,渐次增上。正所谓:除一分“幻”,证一分“觉”。

二指:“土”,喻为“诸幻”(幻境、妄识),“苗”,喻为“觉性”。以幻修幻,及至圆证,既已离土,亦无苗。


[11]“不取幻化及诸净相”:

此“幻化、诸净相”,分别对应上述修行法门:
三摩钵提——“即起诸幻以除幻者”——观身心;
奢摩他——“由澄诸念”——止身心;
而禅那,超越身心,故言不依“幻化相、诸净相”修习。


[12]“了知身心皆为挂碍,无‘知、觉、明’,不依诸碍,永得超过‘碍、无碍境’,受用世界及与身心”:

凡所有“动”,皆是“无明”。而“知、觉、明”,不过是“动”的别称,故皆是“妄”。——何以故?——如同第一章,文殊师利菩萨章所言:“非作故无,本性无故。”——亦即是:无生。

“碍、碍境”:此“碍”,指“除碍之智”,即“能除”。“碍境”,指“诸尘境(外境)、心识(内境)”,即“所除”。——“能除”、所除”,两者亦为“妄”。

“碍境、无碍境”,意指:事障(烦恼障)、理障(所知障)。

“受用世界及身心”,意指:二障断尽,虽于诸尘境(世界、身心),而不染。亦即是第六章,清净慧菩萨章所言:“众生、国土,同一法性;地狱、天宫,皆为净土。”


[13]“相在尘域,如器中锽,声出于外”:

“相”-“锽”,意指:身相、心相、知相、觉相等诸相;
“尘域”-“器”,意指:世界、身、心、三世等诸境;
“声”,意指:禅那法门。

此譬喻,意指:禅那法门不依“诸相、诸境”,而依“空”修习。——意同《佛说老母经》的譬喻:“鼓不用一事成,有人持桴捶鼓,鼓便有声,是鼓声亦空,当来声亦空,过去声亦空,是声亦不从木革、桴人手出,合会诸物,乃成鼓声,声从空尽空。”


[14]“烦恼、涅盘不相留碍,便能内发‘寂灭轻安’”:

“烦恼、涅盘”,意指:诸如此类的“二元、对立关系”。

“寂灭轻安”:此处“轻安”的特点是“寂灭”。元本“无生”,即无所谓的“生灭”,故言“寂灭”。——意同《楞严经》所言:“‘生灭’既灭,‘寂灭’现前。”


[15]“妙觉随顺寂灭境界,自、他身心所不能及,众生、寿命皆为浮想”:

此处之“妙觉”,即“妙圆觉性”,为“本”;“随顺”,即“方便力”,为“用”;“寂灭境界”,即“佛境”,为“果”。

“自、他身心”,即:我相、人相;
“众生、寿命”,即:众生相、寿命相。

我相、人相、众生相、寿命相,皆是轮回心。——第四章,金刚藏菩萨章所言:“以轮回心,生轮回见,入于如来大寂灭海,终不能至。”

详解见:《佛法名词概念解读3:何谓“四相”?》



优婆夷 五十芥
写于2019.05.10
修订于2019.06.16
发布于2019.07.07

*解读《圆觉经》系列:

《校正版〈圆觉经〉全文阅读》
《解读〈圆觉经〉00:梳理十二章的脉络》
《解读〈圆觉经〉01:文殊师利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2:普贤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3:普眼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4:金刚藏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5:弥勒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6:清净慧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7:威德自在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8:辩音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9:净诸业障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0:普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1:圆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2:贤善首菩萨章》
《最终篇:总结〈圆觉经〉修行之旅》




此文为“解读《圆觉经》”系列的第08号文。

先综述,再上原经文,后注解。

【1】 综述
此章,辨音菩萨章,是前一章的延续,进一步解说三种圆觉法门的作用、效果,并将其具体细分为二十五种“组合”。但各种组合之间,并无优、劣之分。亦无须全部修习或同时修习。诸位行者,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择一修习。

*三种圆觉法门的作用、效果:
奢摩他——寂静力
具体表现:安住寂静、清明境慧

三摩钵提——变化力
具体表现:变化示现、六度万行

禅那——寂灭力
具体表现:不取作用,尽断烦恼


*二十五种“组合”:

1.单修奢摩他
2.单修三摩钵提
3.单修禅那

4.先修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5.先修奢摩他,后修禅那
6.先修奢摩他,中修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7.先修奢摩他,中修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8.先修奢摩他,齐修三摩钵提、禅那
9.齐修奢摩他、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10.齐修奢摩他、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11.先修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12.先修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13.先修三摩钵提,中修奢摩他,后修禅那
14.先修三摩钵提,中修禅那,后修奢摩他
15.先修三摩钵提,齐修奢摩他、禅那
16.齐修三摩钵提、奢摩他,后修禅那
17.齐修三摩钵提、禅那,后修奢摩他

18.先修禅那,后修奢摩他
19.先修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20.先修禅那,中修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21.先修禅那,中修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22.先修禅那,齐修奢摩他、三摩钵提
23.齐修禅那、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24.齐修禅那、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25.圆修三种,自性清净随顺




【2】 原经文
「于是,辩音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如是法门甚为希有!世尊,此诸方便一切菩萨于圆觉门,有几修习[1]?愿为大众及末世众生,方便开示,令悟实相。”

[辨音菩萨]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辩音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大众及末世众生,问于如来如是修习。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时辩音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佛言:]“善男子,一切如来圆觉清净,本无修习及修习者。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依于未觉幻力修习[2],尔时便有二十五种清净定轮[3]:

[佛言:]“若诸菩萨唯取极静,由静力故,永断烦恼,究竟成就,不起于座,便入涅盘。此菩萨者,名单修奢摩他。”

[佛言:]“若诸菩萨唯观如幻,以佛力故,变化世界,种种作用,备行菩萨清净妙行,于陀罗尼不失寂念及诸静慧[4]。此菩萨者,名单修三摩钵提。”

[佛言:]“若诸菩萨唯灭诸幻,不取作用,独断烦恼,烦恼断尽,便证实相[5]。此菩萨者,名单修禅那。”

[佛言:]“若诸菩萨先取至静,以静慧心照诸幻者,便于是中起菩萨行。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佛言:]“若诸菩萨以静慧故,证至静性,便断烦恼,永出生死[6]。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后修禅那。”

[佛言:]“若诸菩萨以寂静慧,复现幻力[7],种种变化度诸众生,后断烦恼而入寂灭。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中修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佛言:]“若诸菩萨以至静力,断烦恼已,后起菩萨清净妙行,度诸众生。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中修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佛言:]“若诸菩萨以至静力,心断烦恼,复度众生,建立世界。此菩萨者,名先修奢摩他,齐修三摩钵提、禅那。”

[佛言:]“若诸菩萨以至静力,资发变化,后断烦恼。此菩萨者,名齐修奢摩他、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佛言:]“若诸菩萨以至静力,用资寂灭,后起作用,变化世界。此菩萨者,名齐修奢摩他、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佛言:]“若诸菩萨以变化力,种种随顺而取至静。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佛言:]“若诸菩萨以变化力,种种境界而取寂灭。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后修禅那。”

[佛言:]“若诸菩萨以变化力,而作佛事,安住寂静而断烦恼。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中修奢摩他,后修禅那。”

[佛言:]“若诸菩萨以变化力,无碍作用,断烦恼故,安住至静。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中修禅那,后修奢摩他。”

[佛言:]“若诸菩萨以变化力,方便作用,至静寂灭,二俱随顺。此菩萨者,名先修三摩钵提,齐修奢摩他、禅那。”

[佛言:]“若诸菩萨以变化力,种种起用,资于至静,后断烦恼。此菩萨者,名齐修三摩钵提、奢摩他,后修禅那。”

[佛言:]“若诸菩萨以变化力,资于寂灭,后住清净无作静虑。此菩萨者,名齐修三摩钵提、禅那,后修奢摩他。”

[佛言:]“若诸菩萨以寂灭力,而起至静,住于清净。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后修奢摩他。”

[佛言:]“若诸菩萨以寂灭力,而起作用,于一切境寂用随顺。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后修三摩钵提。”

[佛言:]“若诸菩萨以寂灭力,种种自性安于静虑,而起变化。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中修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佛言:]“若诸菩萨以寂灭力,无作自性起于作用,清净境界,归于静虑。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中修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佛言:]“若诸菩萨以寂灭力,种种清净而住静虑,起于变化。此菩萨者,名先修禅那,齐修奢摩他、三摩钵提。”

[佛言:]“若诸菩萨以寂灭力,资于至静而起变化。此菩萨者,名齐修禅那、奢摩他,后修三摩钵提。”

[佛言:]“若诸菩萨以寂灭力,资于变化,而起至静清明境慧。此菩萨者,名齐修禅那、三摩钵提,后修奢摩他。”

[佛言:]“若诸菩萨以圆觉慧,圆合一切,于诸性相,无离觉性[8]。此菩萨者,名为圆修三种,自性清净随顺。

[佛言:]“善男子,是名菩萨二十五轮,一切菩萨修行如是。若诸菩萨及末世众生依此轮者,当持梵行,寂静思惟[9],求哀忏悔,经三七日[10],于二十五轮,各安标记,至心求哀,随手结取,依结开示[11],便知顿渐。一念疑悔,即不成就[12]。”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辩音汝当知:
一切诸菩萨,无碍清净慧,皆依禅定生。
所谓奢摩他,三摩提禅那,
三法顿渐修,有二十五种。
十方诸如来,三世修行者,
无不因此法,而得成菩提。
唯除顿觉人,并法不随顺。
一切诸菩萨,及末世众生,
常当持此轮,随顺勤修习,
依佛大悲力,不久证涅盘。”」

【3】 注解
[1]“有几修习”,意即:欲问此圆觉三种法门,是应各修一门,抑或俱修三门;应有前后,抑或同时?


[2]“依于未觉幻力修习”:

“未觉幻力”:众生迷倒,分别执着,故称“未觉”。“幻力”,即第六章,清净慧菩萨章所言:妄功用。


[3]“二十五种清净定轮”:“轮”,为譬喻,意为:破除惑障,令“正智”转。


[4]“变化世界,种种作用,备行菩萨清净妙行,于陀罗尼不失寂念及诸静慧”:

“变化世界”:“变化”,意即:神通。譬如,唯佛独有之“圣如意”:六尘中不可爱、不净物,能观令净;可爱净物,能观令不净。

“菩萨行”:既是利益、开悟众生,亦是菩萨积累成佛的菩提资粮,圆满波罗蜜,即:六度万行。

“于陀罗尼不失寂念及诸静慧”:陀罗尼,梵语音译,此处意为“诸法”。“寂念”,即“正念”。“诸静慧”,指“定、慧”。

众生,依“业力”流转生死,非自主;造作诸业,依“识”,不自知。

菩萨,依“愿力”入诸生死,自主的。六度万行,依“智”,持正念。


[5]“便证实相”:此“实相”,即“圆觉”。“实”,与“诸幻”对应。此乃方便之说,圆觉非有实体,亦无“圆觉相”。


[6]“便断烦恼,永出生死”,意为:超出轮回。烦恼,是“因”;生死,是“果”。


[7]“复现幻力”:此“幻力”,即“变化力”,三摩钵提之功用。


[8]“以圆觉慧,圆合一切,于诸性相,无离觉性”:

“诸性相”,意即“差别性”,指“奢摩他、三摩钵提、禅那”三种修习法门。


[9]“当持梵行,寂静思惟”,即:戒、定、慧。


[10]“求哀忏悔,经三七日”:

“三七日”,即:二十一天。

为何要先忏悔,再修习?——《占察善恶业报经》言:“宿习恶心猛利故,于今现在必多造恶,毁犯重禁。以犯重禁故,若不忏悔令其清净,而修禅定、智慧者,则多有障碍,不能克获,或失心错乱,或外邪所恼,或纳受邪法,增长恶见。”

具体忏悔方法,可参考《占察善恶业报经》或《坛经》的第六章。


[11]“于二十五轮,各安标记,至心求哀,随手结取,依结开示”:

如同第11章,圆觉菩萨章所言:“三种净观,随学一事,此观不得,复习彼观,心不放舍,渐次求证。”

故菩萨行者,可根据自己实际情况,择一修习。若无主意,可用抽签方法,随机选择。


[12]“一念疑悔,即不成就”:

“疑、悔”,乃“五盖”之二。

“疑”:疑佛,疑法,疑僧,疑师,疑己,疑因果,疑轮回,疑涅槃。

“悔”,即“掉举及追悔”。“低落”谓之“掉”,“高亢”谓之“举”。内心忽高忽低,即是“掉举”。意识到该行之善还未行,不该作之恶却已作,即是“追悔”。


优婆夷 五十芥
写于2019.05.11
修订于2019.06.16
发布于2019.07.07

*解读《圆觉经》系列:

《校正版〈圆觉经〉全文阅读》
《解读〈圆觉经〉00:梳理十二章的脉络》
《解读〈圆觉经〉01:文殊师利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2:普贤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3:普眼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4:金刚藏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5:弥勒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6:清净慧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7:威德自在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8:辩音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9:净诸业障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0:普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1:圆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2:贤善首菩萨章》
《最终篇:总结〈圆觉经〉修行之旅》



此文为“解读《圆觉经》”系列的第09号文。

先综述,再上原经文,后注解。

【1】 综述
第九章,净诸业障菩萨问:“若此觉心本性清净,因何染污,使诸众生迷闷不入?”

第四章,金刚藏菩萨问:“若诸众生本来成佛,何故复有一切无明?”

——可见,“两问”极其相似。更直接地说,此“两问”,既是“无明”之症,亦是助长“无明”之因。

此章,佛陀非常明确地回答:并非“觉性”有染,而变成“无明”。而是“我相、人相、众生相、寿命相”(四相)——“无明”熏染“无明”。

那么,何谓“四相”呢?——图文配合,直观地详解见《佛法常用语术语解释3:如何破“四相”》。

综观全章,可知“四相”中,“我相”为根本,其余“三相”,皆依“我相”起。

爱、憎、慢、馋曲、嫉妒等——属于较粗糙的“我相”,即所谓的:贪嗔痴(人我执)。由此形成烦恼障(事障)/见惑/思惑。

忘我、无我、空、定、涅槃等——属于较微妙的“我相”,即偈子所言:法爱(法我执)。由此形成所知障(理障)/尘沙惑/无明惑。


此粗、细之“我相”的共同特征是:随时现行、潜伏相续;交错熏染、反复再生;变化无常,迷惑性强;难洞察,难自断,难断尽。

其本质是:我执。执着有“我”及“我身、我心、我受”等。——故偈言:“我身本不有,憎爱何由生?”

“我相”的另一表现形式是:习气。——久远劫以来,即使“我”历生死无数、转国土无数,始终难离此“习气”。——“习气”不断滋养“我相”,而“我相”亦不断强化“习气”。

故诸菩萨,渐次修行,不仅要破“粗、细之我相”,还有清除此日积月累之“习气”。


【2】 原经文
「于是,净诸业障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为我等辈广说如是不思议事,一切如来因地行相,令诸大众得未曾有。睹见调御[1],历恒沙劫勤苦境界,一切功用,犹如一念,我等菩萨深自庆慰。世尊,若此觉心本性清净,因何染污,使诸众生迷闷不入?唯愿如来,广为我等开悟法性[2],令此大众及末世众生作将来眼。”

[净诸业障菩萨]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净诸业障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大众及末世众生,咨问如来如是方便。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时净诸业障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佛言:]“善男子,一切众生从无始来,妄想执有我、人、众生及与寿命,认四颠倒,为实我体[3],由此便生憎、爱二境,于虚妄体,重执虚妄[4],二妄相依,生妄业道,有妄业故,妄见流转;厌流转者,妄见涅盘,由此不能入清净觉[5]。非觉违拒诸能入者,有诸能入,非觉入故,是故动念及与息念,皆归迷闷[6]。何以故?由有‘无始’,本起‘无明’,为己主宰,一切众生,生无慧目,身心等性皆是‘无明’[7]。譬如,有人不自断命[8],是故当知,有爱我者,我与随顺;非随顺者,便生憎怨,为憎、爱心养无明故[9],相续求道,皆不成就[10]。”

[佛言:]“善男子,云何‘我相’?谓诸众生心所证者。善男子,譬如,有人百骸调适,忽忘我身,四肢弦缓,摄养乖方,微加针艾,则知有我,是故证取方现‘我体’[11]。善男子,其心乃至证于如来、毕竟了知清净涅盘,皆是‘我相’[12]。”

[佛言:]“善男子,云何‘人相’?谓诸众生心悟证者。善男子,悟有我者,不复认我;所悟非我,悟亦如是;悟已超过一切证者,悉为‘人相’。善男子,其心乃至圆悟涅盘,俱是我者;心存少悟,备殚证理,皆名‘人相’[13]。”

[佛言:]“善男子,云何‘众生相’?谓诸众生心自证悟所不及者。善男子,譬如,有人作如是言‘我是众生’,则知彼人说众生者,非我非彼。云何非我?我是众生,则非是我。云何非彼?我是众生,非彼我故。善男子,但诸众生了证、了悟,皆为我、人,而‘我、人相’所不及者,存有‘所了’,名‘众生相’[14]。”

[佛言:]“善男子,云何‘寿命相’?谓诸众生心照清净,觉所了者,一切业智所不自见,犹如命根[15]。善男子,若心照见一切觉者皆为尘垢,觉所、觉者不离尘故[16]。如汤销冰,无别有冰,知冰销者;存我、觉我,亦复如是[17]。”

[佛言:]“善男子,末世众生不了四相,虽经多劫勤苦修道,但名有为,终不能成一切圣果,是故名为‘正法末世’[18]。何以故?认一切我为涅盘故,有证有悟,名‘成就’故。譬如,有人以贼为子,其家财宝终不成就。何以故?有我爱者亦爱涅盘,伏我爱根为涅盘相;有憎我者亦憎生死,不知爱者真生死故,别憎生死,名‘不解脱’[19]。云何当知法不解脱?[20]善男子,彼末世众生习菩提者,以己微证为自清净,犹未能尽‘我相’根本[21]。若复有人赞叹彼法,即生欢喜,便欲济度;若复诽谤彼所得者,便生嗔恨。则知‘我相’坚固执持,潜伏藏识,游戏诸根,曾不间断[22]。善男子,彼修道者不除‘我相’,是故不能入清净觉。善男子,若知‘我’空,无毁‘我’者,有‘我’说法,我未断故。众生、寿命亦复如是。善男子,末世众生说病为法,是故名为‘可怜愍者’。虽勤精进,增益诸病,是故不能入清净觉[23]。”

[佛言:]“善男子,末世众生不了四相,以如来解及所行处为自修行,终不成就。或有众生,未得谓得,未证谓证,见胜进者心生嫉妒,由彼众生未断我爱,是故不能入清净觉[24]。善男子,末世众生希望成道,无令求悟、唯益多闻、增长我见,但当精勤降伏烦恼,起大勇猛,未得令得,未断令断,贪、嗔、爱、慢、谄曲、嫉妒对境不生,彼我恩爱一切寂灭[25]。佛说是人渐次成就,求善知识,不堕邪见。若于所求,别生憎爱,则不能入清净觉海[26]。”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净业汝当知:
一切诸众生,皆由执我爱,无始妄流转,
未除四种相, 不得成菩提。

爱憎生于心, 谄曲存诸念,
是故多迷闷, 不能入觉城。

若能归悟刹, 先去贪嗔痴,
法爱不存心, 渐次可成就。

我身本不有, 憎爱何由生?
此人求善友, 终不堕邪见。
所求别生心, 究竟非成就。”」


【3】 注解
[1]“睹见调御”:

佛有“十种德号”,有一德号称为:调御丈夫。

《佛说十号经》:佛是大丈夫,而能调御善、恶二类。——善者,于身口意,修众善,得人天福果;恶者,起不善三业,作诸恶,堕地狱、饿鬼、傍生,得恶报。——此之善恶,皆由心作,佛以第一义善涅槃之法(四圣谛等法),显示调御,令离垢染,获得最上寂灭涅槃,是故得名“调御丈夫”。


[2]“惟愿如来广为我等开悟法性”:

“法性”,指:诸法之性。穷尽诸差别之法,则知其皆无实体,同于一性。此“性”即是“法性”。此“法性”与“觉性”,是同义异名。


[3]“一切众生从无始来,妄想执有我、人、众生及与寿命,认四颠倒,为实我体”:

“妄想执有”,即“无”中生“有”,横加“计度”。

“认四颠倒,为实我体”:此“四”,指“地、水、风、火”。此“四大”依缘假合,非有实体,然而,众生认此假合之体为“我身”,故言“颠倒”。

详解见:《解读〈圆觉经〉系列03:普眼菩萨章》



[4]“由此便生憎、爱二境,于虚妄体,重执虚妄,二妄相依,生妄业道”:

“憎、爱二境”:顺我者,爱之;违我者,憎之。——不论是“憎”,还是“爱”,其本质皆是“我执”,皆是“妄”。

“二妄”,指:妄体(我身)、妄境(憎爱)。

“业道”:“业”,意即:种种造作,是“因”,譬如善业、恶业;“道”,意即:种种报应,是“果”,譬如六道趣向。


[5]“有妄业故,妄见流转;厌流转者,妄见涅盘,由此不能入清净觉”:

“妄见流转”:“流转”,即:生死轮回。

“厌流转者”,即:知“三界”如火宅,欲脱生死轮回者。

“妄见涅盘”:“涅盘”,即“涅槃”。涅槃,为“我执”。——认为“涅槃”可入者,虽断“我执”,而未断“法执”,故言“不能入清净觉”。

《诸法无行经》言:“于‘生死’见过咎,于‘涅槃’见利益,是故不能入‘音声法门’。”

《金刚经》言:“佛告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昔在燃灯佛所,于法有所得不?’[须菩提言:]“世尊,如来在燃灯佛所,于法实无所得。’”


[6]“非觉违拒诸能入者,有诸能入,非觉入故,是故动念及与息念,皆归迷闷”:

此处正答净诸业障菩萨之问。

“非觉违拒诸能入者”,意即:不是“觉心”拒绝众生悟入。

“有诸能入,非觉入故”,意指:众生种种“妄功用”,以为自己在“修行入觉”,实际上是越“行”越远。——殊不知:“觉心”本无“出、入”。

“动念及与息念,皆归迷闷”:动念,即“妄想、造作”,即“无明”;息念,指“涅槃”,亦是“妄想、造作”,亦是“无明”。——第一章,文殊师利菩萨章言:“知是空华,即无轮转,亦无身心受彼生死。非作故无,本性无故。”——故六祖言:“惠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


[7]“一切众生,生无慧目,身心等性皆是‘无明’”:

“生无慧目”:“无慧目”,喻为“眼盲”。意指:众生不知“身、心”皆是幻,而执迷有“我”及“我身、我心”,这恰恰是“无明”的症状——众生“眼盲”之因。


[8]“譬如,有人不自断命”:

此譬喻,意为:众生贪“生”(命根),而怕“死”,故不能自行了断。——烦恼、恶业等尚可断,“命根”却难自断。——而且,众生往往不能洞察此“爱命”(贪生),即是“贪欲”,即是“我执”,即是“无明”。

阿姜摩诃布瓦:“这个‘根本知觉’从来不死,那么为什么它怕死呢?因为它自己骗了自己。多少劫世以来,它一直欺骗自己,相信死亡的存在。实际上从来没有什么会死。”

——此“根本知觉”,即“无明”。


[9]“是故当知,有爱我者,我与随顺;非随顺者,便生憎怨,为憎、爱心养无明故”:

此处之“随顺”,实为“欣厌取舍”,亦即是“分别、计度”。——具体表现为:“若复有人赞叹彼法,即生欢喜,便欲济度;若复诽谤彼所得者,便生嗔恨。”——并非第六章,清净慧菩萨章所言之“随顺”。

故知,此“憎、爱心”,皆是“贪嗔”,其本质是“痴”。痴迷有“我”,不断提示、强化“我”的存在。——故言:此“憎、爱心”与“无明”,互相熏习、滋养。


[10]“相续求道,皆不成就”:

“相续”,指:“憎、爱心”与“无明”,互相熏习、滋养,故“种子”现行,“业果”应验,生死轮回无有停时。——亦即是,偈子所言:“一切诸众生,皆由执我爱,无始妄流转。”

此“憎、爱心”,不离“我执”,实为“迷心”,非“觉心”。——以此“迷心”求道,岂能成就?


[11]“譬如,有人百骸调适,忽忘我身,四肢弦缓,摄养乖方,微加针艾,则知有我,是故证取方现我体”:

“百骸调适,忽忘我身”:无病时,身体舒畅,而“忘身”。

“四肢弦缓,摄养乖方”:摄养不当,身体麻木,而“不知有身”。

“微加针艾”,即针刺、艾灸。指以“痛痒”刺激,而知“有我”。

对此,最典型的诠释,莫过于“无色界”的最高天——“非想非非想天”的梵天人,没有身体,只有一个念头,而且寿命长达“八万四千大劫”。——其所证境界,近似“涅槃”——他们也认为自己证入“涅槃”。然而,并非真的“涅槃”。当其天寿尽时,亦不免轮回。彼时,往往生起“嗔恚”之心。由此一念“嗔恚”,而堕入恶道。


[12]“其心乃至证于如来、毕竟了知清净涅盘,皆是‘我相’”:

只要仍有“所证”,哪怕是“佛的境界”,抑或是“涅槃”,皆为“我相”,皆是“妄”。——第三章,普眼菩萨章言:“于此证中,无‘能’无‘所’;毕竟无‘证’,亦无‘证者’,一切法性平等不坏。”


[13]“心存少悟,备殚证理,皆名‘人相’”:

“少悟”,指:些许“能悟”。意即:只要仍有些许“能悟”之心,那么即使穷尽修行所证之理,都是“人相”。


[14]“但诸众生了证、了悟,皆为我、人,而‘我、人相’所不及者,存有‘所了’,名众生相”:

“了证、了悟,皆为我、人”,意即:知“证、悟”为“我相、人相”,此“二相”皆是妄,故不执着于此“二相”。

“我、人相所不及者”,指:已离“自证”(我相)、“自悟”(人相)境界。故言:“证、悟”所不及。

“存有所了”:“存”,即“心不忘、未断”。意即:虽已离自证自悟境界,但此“离”,就是“所了”,即“众生相”。


[15]“云何寿命相?谓诸众生心照清净,觉所了者,一切业智所不自见,犹如命根”:

“心照清净”,指:已破前面的“证、悟、了”(三相)。

“觉所了者”:“了”,即“了证”(我相)、“了悟”(人相);“所了”,即“离”(众生相)。——此三者,皆为“所觉”。而“觉所了者”,为“能觉”,即“心照”,亦即是“寿命相”。

“寿命相”的具体表现为:“业智”。此“业智”,是凡夫众生之“智”,实为“识”,非“佛智”。——弥勒菩萨言:“‘分别’是‘识’,‘无分别’是‘智’。依‘识’染,依‘智’净。‘染’有生死,‘净’无诸佛。”

此“业智”(有染之识)潜伏、相续,既不能自见,亦不能自断。如同“命根”,俱生而来,日用而不知,难以不能自断。——以此譬喻,故名“寿命相”。


[16]“若心照见一切觉者皆为尘垢,觉所、觉者不离尘故”:

此处“心照”,指“寿命相”(能觉)。

“一切觉者”,指“我相、人相、众生相”(所觉)。

“能、所”,皆是尘垢,皆为“妄”。故不论是“觉者”,还是“觉所”,皆未离尘(离妄)。


[17]“如汤销冰,无别有冰,知冰销者;存我、觉我,亦复如是”:

“汤”,即“热水”,喻为“无染之智”;“冰”,喻为“四相”。意为:当冰已在热水中消融,就没有冰在觉察、认为“我在消融”。——亦即是,第二章,普贤菩萨章所言:“譬如钻火,两木相因,火出木尽,灰飞烟灭。”

故,若仍有“业智”(有染之识),可照见前面“三相”(我、人、众生相),则仍未离“妄”。


[18]“末世众生不了四相,虽经多劫勤苦修道,但名‘有为’,终不能成一切圣果,是故名为‘正法末世’”:

此“有为”,指“有为法”,即“有所造作”,为“世间生灭之因”,非“出世间之法”。意同前面几章所言之“妄功用”。

“正法末世”,指“末法时代”。末法时代,众生多执取于“诸相”,虽仍有“教”(佛法),而无证果之圣人。

*佛法的四阶段:
圣世:圣法时代,佛陀住世
正世:正法时代,有教有修有证
像世:像法时代,有教有修无证
末世:末法时代,有教无修无证


[19]“何以故?有我爱者亦爱涅盘,伏我爱根为涅盘相;有憎我者亦憎生死,不知爱者真生死故,别憎生死,名‘不解脱’”:

“有我爱者亦爱涅盘”:有“我”、“我爱”(贪),即意味着有“无止的生死轮回”。——故有上述[5]所言之“厌流转者”、“涅槃”,亦即是,想出离“生死轮回”的人,以及出离“生死轮回”的境界。

“伏我爱根”:“伏”,意即“调伏”,未断尽。故其所谓的“涅槃相”,只是“近似涅槃”,并非真正的“涅槃”。如同上述[11]所言之“非想非非想天”的梵天人所证境界。

“有憎我者亦憎生死”:此“憎我者”,与“有我爱者”,其本质都是,有“我”。意同:“若知‘我’空,无毁‘我’者,有‘我’说法,我未断故。”

“不知爱者真生死故”,意即:不知对“涅槃”之贪爱,正是“生死轮回”之因。

“别憎生死,名‘不解脱’”:“别”,古文用法,意同“只是”。意即:若只是厌弃“生死”,而未破“我相”,则不能解脱,反被“我相”束缚。


[20]“云何当知法不解脱”,意即:涅槃,是寂灭法。为何求涅槃解脱,反而不解脱?


[21]“彼末世众生习菩提者,以己微证为自清净,犹未能尽‘我相’根本”:

此乃“求涅槃解脱,而不得解脱”的原因。

“微证”,指“悟、证、了、觉”。此四“功用”,皆依“我相”而起,故皆是“妄”。

“‘我相’根本”,意即:“我相”为“四相”之根本。


[22]“则知‘我相’坚固执持,潜伏藏识,游戏诸根,曾不间断”:

“潜伏藏识”:此“识”,即第八识(阿赖耶识),是“种子库”。

“游戏诸根”:“诸根”,即“六根”。意即:“种子”现行。


[23]“末世众生说病为法,是故名为可怜愍者。虽勤精进,增益诸病,是故不能入清净觉”:

“说病为法”:此“病”,为譬喻,指“我相”。意即:众生以为“我空”即是“涅槃”,殊不知此“我空”,正是“我相”。认“妄”为“真”,即是“颠倒”。

故言,未断“四相”,虽精进修行,而不能入清净觉,反而徒增“憎、爱”(诸病)。


[24]“末世众生不了‘四相’,以如来解及所行处为自修行,终不成就。或有众生,未得谓得,未证谓证,见胜进者心生嫉妒,由彼众生未断我爱,是故不能入清净觉”:

“以如来解及所行处为自修行”:把佛之“明、行”当作我之修行,以为佛所证的,我也已证。——此即是“馋曲”,实为“痴”。

“未得谓得,未证谓证”,即是“增上慢”、妄语。——诸佛菩萨因地修行,其中一“波罗蜜”,就是“真实波罗蜜”。菩萨生生世世只说“真实语”,以成就“真实波罗蜜”。

“见胜进者心生嫉妒”,即是“卑劣慢”、嗔。——而“四无量心”(四梵住)之一,为“喜”,意即:随喜,乐见其成。(相关博文:《“慢”是一种我执》)

故知此三者,皆是“我执”作怪,皆未断“我爱”(贪)。


[25]“末世众生希望成道,无令求悟,唯益多闻,增长我见,但当精勤降伏烦恼,起大勇猛,未得令得,未断令断,贪、嗔、爱、慢、谄曲、嫉妒对境不生,彼我恩爱一切寂灭”:

“唯益多闻,增长我见”:此“多闻”,为世智辩聪,是一种“我慢”。故愈多闻,即“我慢”愈重,“我执”愈深。——《大智度论》言:“多闻无智慧,是不知实相。譬如,大闇中有灯而无目。”

“对境不生”,即:不欣厌取舍、不分别计度。亦即是第六章,清净慧菩萨章所言:随顺。

“彼我恩爱一切寂灭”:此处,虽只讲“恩爱”,实包括“爱、憎”。——诸佛菩萨因地修行,其中一“波罗蜜”,为“忍辱”。此“忍辱”有两层含义,一指,无贪地安住于顺境;二指,无嗔地安住于逆境。


[26]“佛说是人渐次成就,求善知识,不堕邪见。若于所求,别生憎爱,则不能入清净觉海”:

“渐次成就”:诸菩萨虽已能“理悟”,但仍需实修、证悟,以及清除久远以来的“习气”。故言“渐次”。(相关博文:《佛无习气》)

“求善知识”,意即:依止良师,亲近贤友。

“若于所求,别生憎爱,则不能入清净觉海”:“别”,意为“只是”。旨在再次强调“憎、爱心”的过患。


优婆夷 五十芥
写于2019.05.13
修订于2019.06.16
发布于2019.07.07


*解读《圆觉经》系列:

《校正版〈圆觉经〉全文阅读》
《解读〈圆觉经〉00:梳理十二章的脉络》
《解读〈圆觉经〉01:文殊师利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2:普贤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3:普眼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4:金刚藏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5:弥勒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6:清净慧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7:威德自在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8:辩音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9:净诸业障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0:普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1:圆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2:贤善首菩萨章》
《最终篇:总结〈圆觉经〉修行之旅》
此文为“解读《圆觉经》”系列的第10号文。

先综述,再上原经文,后注解。

【1】 综述
前一章讲“四相”,此章讲“四病”:作、止、任、灭。

“作”,貌似“有为”,实则“造作”;“任”,貌似“无为”,实则“放逸”。——两者,皆落“边际”,而佛取“中道”。

“止”,执着于“静相”;“灭”,执着于“空相”。——两者,皆是“妄执”,而“圆觉”无“诸相”。

众生常患此“四病”,陷入如此“对立矛盾、不知所措”的窘境,皆因众生总是以——有修有成、有生有灭、有始有终等等——有二、有分别之“轮回心”来思维、测度佛境。——而此“轮回心”,依“四相”之根本:“我相”而起。——故知此“四病”,实为“我执”。


末法时代,去佛渐远,贤圣隐伏,邪法增炽,而众生习染深重、知见多端,此“四病”就更加明显、严重。

那么,如何除此“四病”?
1.亲近、供养善知识,尽形寿而不舍法——防止陷入“外道、歪道、邪道”;

2.平等视众生,“观彼怨家,如己父母”——淡化“我执”,培养“慈力、悲力”;

3.于顺境,无“贪、慢”;于逆境,无“嗔、拒”——防止懈怠、放逸、造新业;

4.总的来说,就是“不着相”(无我)、“善护念”(调伏“我执”:持戒,守护身、口门;观照,守护意门)。


【2】 原经文
「于是,普觉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快说禅病[1],令诸大众得未曾有,心意荡然,获大安隐。世尊,末世众生去佛渐远,贤圣隐伏,邪法增炽,使诸众生求何等人?依何等法?行何等行?除去何病?云何发心?令彼群盲不堕邪见[2]。”

[普觉菩萨]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

尔时,世尊告普觉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咨问如来如是修行,能施末世一切众生无畏道眼,令彼众生得成圣道。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时普觉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佛言:]“善男子,末世众生将发大心,求善知识[3]欲修行者,当求一切正知见人——心不住相[4],不著声闻、缘觉境界;虽现尘劳,心恒清净[5],示有诸过[6],赞叹梵行,不令众生入不律仪[7]——求如是人,即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末世众生见如是人,应当供养,不惜身命。彼善知识四威仪中常现清净,乃至示现种种过患,心无憍慢,况复搏财、妻、子、眷属?[8]若善男子于彼善友不起恶念,即能究竟成就正觉,心华发明,照十方刹[9]。”

[佛言:]“善男子,彼善知识所证妙法应离四病。云何四病?一者,作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于本心作种种行’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作得故,说名为病[10]。二者,任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等今者不断生死,不求涅盘。涅盘生死无起灭念,任彼一切,随诸法性’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任有故,说名为病[11]。三者,止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今自心永息诸念,得一切性寂然平等’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止合故,说名为病[12]。四者,灭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今永断一切烦恼,身心毕竟空无所有,何况根尘虚妄境界,一切永寂。’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寂相故,说名为病[13]。离四病者,则知清净。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

[佛言:]“善男子,末世众生欲修行者,应当尽命供养善友,事善知识。彼善知识欲来亲近,应断憍慢;若复远离,应断嗔恨。现‘逆、顺境’犹如虚空,了知身心毕竟平等,与诸众生同体无异[14],如是修行,方入圆觉。善男子,末世众生不得成道,由有无始‘自、他、憎、爱’一切种子,故未解脱[15]。若复有人,观彼怨家,如己父母,心无有二,即除诸病[16];于诸法中,自、他、憎、爱,亦复如是。善男子,末世众生欲求圆觉,应当发心作如是言:‘尽于虚空一切众生,我皆令入究竟圆觉[17]。于圆觉中,无取觉者,除彼‘我、人’一切诸相。’如是发心,不堕邪见。”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普觉汝当知:
末世诸众生,欲求善知识,
应当求正见,心远二乘者。
法中除四病,谓作止任灭,
亲近无憍慢,远离无嗔恨,
见种种境界,心当生希有,还如佛出世。
不犯非律仪,戒根永清净,
度一切众生,究竟入圆觉,
无彼我人相,当依止智慧,
便得超邪见,证觉般涅盘。”」

【3】 注解
[1]“快说禅病”:指上一章,净诸业障菩萨章所言之“我、人、众生、寿命”四相。


[2]“令彼群盲不堕邪见”:

此“盲”,为譬喻,意即前面几章所言:“无慧目”。众生无慧目,如同盲人,易入歧路。


[3]“善知识”,即“良师、贤友”。

相关博文:《如何定义“好”的朋友?——对比6译本〈佛说尸迦罗越六方礼经〉(善生经)》


[4]“心不住相”:具体如《金刚经》所言:“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5]“虽现尘劳,心恒清净”:“尘劳”,即“世间”。清净,即“于染境而无染”。


[6]“示有诸过”:指“同事”,为“四摄法”之一。意同第五章,弥勒菩萨章所言:“菩萨变化示现世间,非爱为本,但以慈悲令彼舍爱,假诸贪欲而入生死。”


[7]“赞叹梵行,不令众生入不律仪”:“梵行”,指奉持戒律。“不律仪”,指“不善业道”,譬如杀生、偷盗、邪淫、妄语等。经典案例详见:《招“安”的故事》。


[8]“彼善知识四威仪中常现清净,乃至示现种种过患,心无憍慢,况复搏财、妻、子、眷属”:

“四威仪”,即:行、住、坐、卧。

“况复搏财、妻、子、眷属”:“搏”,即“摶”,简体为“抟”,意为“积聚”;“财”,即财宝;“妻、子”,即妻妾、儿女。眷属,指亲友、师徒等。意为:善知识,哪怕是示有诸过患,亦无憍慢之心,更何况积聚财宝、妻、子、眷属等?


[9]“心华发明,照十方刹”:

“心华发明”:此“心”,指“觉心”,显发智慧之光,如花绽放。


[10]“一者,作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于本心作种种行’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作得故,说名为病”:

此“作”,即“妄情造作”,亦即是“妄功用”。第一章,文殊师利菩萨章言:“非作故无,本性无故。”

对此,经典案例:

梁武帝问:“朕一生造寺度僧,布施设斋,有何功德?”

达摩祖师言:“实无功德。”

六祖慧能,点评:“心常轻人,吾我不断,即自无功。自性虚妄不实,即自无德。为吾我自大,常轻一切故。”


[11]“二者,任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等今者不断生死,不求涅盘。涅盘生死无起灭念,任彼一切,随诸法性’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任有故,说名为病”:

此“任”,常被当作“贪欲、放逸”的借口。其本质是“无知”,即是“痴”。阿姜摩诃布瓦言:“不觉知的生活,就是无明。”

对此,经典案例:

本劫,上一尊佛,迦叶佛给一人授记,说:汝在此世将会成为“转轮圣王”。给汝授记完后,我将涅槃。

果然,授记结束后,迦叶佛马上涅槃了。

而此人,因被授记,即生“我慢”之心,回家后暴饮暴食,七天后暴毙了。

(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示现”,旨在告诫众生:佛之金口所宣——授记,不是众生放逸的借口。哪怕是被授记,亦需自己努力践行,方可兑现)


[12]“三者,止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今自心永息诸念,得一切性寂然平等’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止合故,说名为病”:

此“止病”,执着于“静相”(禅定相),既无法“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亦未培育“照见五蕴皆空”之“观力”。对此,经典案例:

魏晋南北朝,达摩大师西来,一坐九年。自此,“坐禅”风靡神州大地。

唐朝,有僧举卧轮禅师偈曰:“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

六祖慧能,点评:“此偈未明心地,若依而行之,是加系缚。”并附偈子言:“惠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长?”

相关博文:《“定”在哪里?》


[13]“四者,灭病,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我今永断一切烦恼,身心毕竟空无所有,何况根尘虚妄境界,一切永寂。’欲求圆觉,彼圆觉性非寂相故,说名为病”:

此“灭”病,执着“空相”,误解了“禅那”法门之“寂灭轻安”。《金刚经》须菩提言:“实无有法,名‘阿罗汉’。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著我、人、众生、寿者。”

对此,经典案例:

阿那律问:“我能够以一个天眼神通心照见一千个世界,但为何还不能获得解脱?”

舍利弗答:“当你说‘我能够以一个天眼神通心照见一千个世界’时,那就是‘骄慢’。当你说‘为何还不能获得解脱’时,那就是‘掉举’。”


[14]“现‘逆、顺境’犹如虚空,了知身心毕竟平等,与诸众生同体无异,如是修行,方入圆觉”:

“逆、顺境”,不过是“我心”之分别、计度:违“我心”者,即“逆”;合乎“我心”者,即“顺”。

“了知身心毕竟平等”:“身”,乃“四大”假合;“心”,为“六尘缘影”。故知“身心”,皆是幻,无实体。故言:平等。

“与诸众生同体无异”:指菩萨证“五蕴皆空”,知菩萨、众生皆是幻化。故言:菩萨与众生同体无异。——此是菩萨“同体大悲”之因。


[15]“末世众生不得成道,由有无始‘自、他、憎、爱’一切种子,故未解脱”:

“自、他”,即“我相、人相”。“憎、爱”,即“嗔、贪”。

“一切种子”,指“我相、人相、贪、嗔”等,藏于“种子库”(第八识,即“阿赖耶识”),当因缘成熟时,即起现行。


[16]“若复有人,观彼怨家,如己父母,心无有二,即除诸病”:

“观彼怨家,如己父母”:实际上,“至怨”很可能就是“至亲”。佛言:在生死轮回里,没有众生不曾是我们的亲戚。

“心无有二”,即心无“分别、计度”,无“欣厌取舍”,不着诸相。


[17]“尽于虚空一切众生,我皆令入究竟圆觉”:

“一切众生”,即:“四生”(卵生、胎生、湿生、化生)。

“我皆令入究竟圆觉”,即平等普度,不妄称量众生。《大宝积经》言:“菩萨堪受诸恶及地狱苦,以此善根愿,不舍一人。”

相关博文:《菩萨摩诃萨方便行》


优婆夷 五十芥
写于2019.05.15
修订于2019.06.16
发布于2019.07.07

*解读《圆觉经》系列:

《校正版〈圆觉经〉全文阅读》
《解读〈圆觉经〉00:梳理十二章的脉络》
《解读〈圆觉经〉01:文殊师利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2:普贤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3:普眼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4:金刚藏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5:弥勒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6:清净慧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7:威德自在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8:辩音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09:净诸业障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0:普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1:圆觉菩萨章》
《解读〈圆觉经〉12:贤善首菩萨章》
《最终篇:总结〈圆觉经〉修行之旅》


:) :( :D :@ :o :P :$ ;P
:L :Q :lol :loveliness: :funk: :curse: :dizzy: :shutup:
12下一页